天空阴暗的下午,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在濛濛细雨中驶入学仕路。@

    停在了夏初咖啡馆的门口。

    车门打开,罗凯撑开雨蛇了下来,又从?#36947;?#29301;出了背着书包的妞妞。

    跟以前很多的日子一样,两人手牵着走进了咖啡馆里。

    咖啡馆里很难得的冷冷清清的,一楼的大厅空空荡荡,只有一对情侣躲在角落边上说着情话,以及一位明显是程序员的单身狗在专心致志地敲击着笔记本电脑键盘。

    星期五下午的夏初咖啡馆,很?#21069;?#38745;,只有空气?#30446;?#21857;香味依旧芬芳。

    见到罗凯和妞妞进来,穿着黑白色制服的服务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迸怀里的餐盘伸手上指,意思是夏颖正在楼上。

    对于罗凯这位大明星大人物,夏初咖啡馆的服务生们都已经很熟悉了。

    罗凯笑笑点头,然后带着妞妞来到了二楼。

    二层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两位服务生在清洁桌椅。

    而夏颖正坐在窗前,右手托腮凝视着窗外,呆呆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杯摆在她面?#26263;?#32418;茶已经凉了。

    “妈妈!”

    妞妞的呼唤让她回过神来,顿时露出喜悦的神色:“放学啦?”

    说着,她将妞妞揽入了怀里,亲昵了良久才放开。

    然后夏颖才注意到坐在对面的罗凯,神情变得疑惑。

    今天的罗凯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里面?#21069;?#34924;衫配领带,很正式的装束。

    说起来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罗凯穿得如此庄重。

    罗凯明白她的想法,解释道:“下午去参加了赵泉的追悼会。”

    三天之前,飞讯的董事局主席赵泉因为查恶化在昏迷中去世,今天在京?#24773;?#20202;馆举行了告别仪?#21073;?#21442;加追悼会的各界人士多达数百位。

    在it商圈里,赵泉无疑是一代豪雄,他的去世让很多人扼腕叹息,也是最近几天最为轰动的新闻了。

    由于赵泉是倒在同罗凯系的“战争”当中,所以罗凯在这件事上?#29287;?#24809;态度很让人关注,也很容易让人做出种种解读甚至恶意的揣测来。

    而罗凯首先在个人微博上表达了哀悼之意,还有对这位前辈的极高评价,然后以梦想集团董事长的正式身份致信赵泉的遗孀家属,希望能够?#25237;?#26041;一程。

    在得到了对方的首肯回复之后,他才在今天下午参加了这撤悼会。

    说起来这还是罗凯首次见到赵泉真人——这大概就是命运无常吧。

    夏颖“啊”了一声,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罗凯笑笑,对妞妞说道:“宝贝,你跟花花去玩,我跟你妈妈说两句话。”

    妞妞乖巧:“好哒。”

    她跑去把花花从猫窝里抱了出来,和它还?#26143;?#29699;一起玩耍。

    此时一位服务生为罗凯端上了咖啡,是他平炒这里常喝的蓝山。

    “谢谢。”

    罗凯接过来品尝了一口。

    夏颖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罗凯放下咖啡杯,?#28216;?#26381;内口袋里取出了一封喜帖递给夏颖,说道:“下个月1号我跟莫蓝结婚,希望你能来参加。”

    给其他?#30528;?#22909;友的喜帖早?#22836;?#23436;了,这是最后一封。

    夏颖眨了眨眼睛,她接过喜帖笑着说道:“那我得准备个大红包。”

    她的笑容真?#24076;骸?#24685;喜了!”

    “谢谢。”

    罗凯说道:?#29240;?#26159;有一件事情我想问问你”

    夏颖顿时?#35835;?#24867;:“什么事?”

    罗凯凝视着她的眼眸,轻声问道:“问你想?#39062;?#21040;什么时候?”

    夏颖的眼眸里?#20937;?#19968;抹慌乱之色,曳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罗凯没有说话,只?#24378;?#30528;她。

    在他的注视下,夏颖神色变化不定,时而无措时而茫然,时而羞惭时而伤感,最后艰涩地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早就知道了”

    罗凯叹了口气,说道:“我一直在等,等你不再?#39062;堋!?br />
    夏颖的记忆很早就?#25351;?#20102;,但她竭力想要隐藏这一点,只是她的演技显?#24187;?#26377;出色到能瞒住罗凯的地步。

    罗凯不说,是因为心中有愧。

    “过去没有意义了。”

    此刻的夏颖却?#36335;?#20687;是放下了万斤重担,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对不起。”

    她不应该一直瞒着罗凯的。

    ?#23433;弧!?br />
    罗凯说道:“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20960;?#20102;你。”

    这句对不起,他迟到了太久。

    “没?#23567;!?br />
    夏颖眨了眨眼睛,眼角多了一滴晶莹的泪水,她微笑着说道:“你没有?#20960;?#25105;,更没有?#20960;?#22942;妞,我和妞妞现在都很幸福,这就足够了。”

    罗凯沉默了片刻,然后站起来向夏颖张开了双臂。

    夏颖缓缓起身,上前薄了罗凯。

    两人紧紧相?#25285;?#32599;凯轻声说道:“谢谢。”

    夏颖眼角的泪水终于滑落,然而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爸爸,妈妈!”

    妞妞飞奔而来,张开双臂要将罗凯和夏颖薄:“我也要抱抱!”

    罗凯放开了夏颖,两人相视一笑。

    此?#36125;?#22806;,阴?#31080;?#39118;吹散,夕阳的余晖穿过云层的间隙照射在咖啡馆里。

    天晴了。

    10月1日,习半岛东?#36744;俊?br />
    一尝大的婚礼正在著名的爱情岛上举?#23567;?br />
    这座面积不到1平方公里的小岛坐落在风光美丽的爱琴海上,因为岛屿?#24066;男味?#38395;名于世,成为无数新人梦想的婚礼举办地。

    罗凯和莫蓝的婚礼?#22836;?#22312;了这里。

    罗凯全家都来了,罗?#31995;?#32599;凯娘、罗慧、罗婷等等,他们还是第一次出国,而且乘坐的是还是一架全新的湾流g660飞机。

    这架豪华私人飞机是莫蓝的嫁妆,早在一年多前向湾流公司预订的。

    莫蓝的家人也都来了,还有罗凯和她的好友?#29301;?#26446;梦茹、聂谢,张泽毅等六芒星成员,凯旋乐队的全体成员以及巧巧等等等?#21462;?br />
    在所?#26143;子?#20204;的见证下,罗凯将结婚戒指佩戴在了莫蓝的无名指上,代表着两人定下了一生的盟约。

    “老公”

    当莫蓝和罗凯相?#21040;游?#20043;后,她在罗凯耳边羞涩地说道:“我已经有了。”

    “啊!”

    这一刻的罗凯,心帜喜悦、激动和兴奋,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感觉生命是如?#35828;?#32654;好,上天对?#32422;?#26159;如?#35828;?#21402;爱!

    ?#31456;?#40644;昏时分,罗凯牵着妞妞漫步在爱情岛的洁白?#31243;?#19978;。

    他准备告诉妞妞,她将很快就要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的消息。

    “?#21073; ?br />
    妞妞忽然像是发现了新大?#21073;?#20852;奋地俯身从沙子里捡起了一个贝壳。

    很大的,有着美丽花纹的贝壳。

    她得意向罗凯炫耀:“爸爸,漂亮吗?”

    “漂亮!”

    罗凯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忍不宗她红扑?#35828;牧车?#19978;亲了一口。

    然后问道:“妞妞”

    “嗯?”

    “你爱?#35805;?#29240;爸?”

    “爱?#21073; ?br />
    “有多爱?”

    “很爱很爱!”

    “很爱是多爱啊?”

    “呵?#29301;?#19981;告诉你!”

    全文完。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