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很无厘头,但陈洛阳还是不可抑制的思绪放飞自我。

    看?#25490;?#20154;掩护下一点点靠近六龙皇辇的石镜,陈洛阳当真既视感满满。

    我想想,他那边应该有人牺牲,激励众人斗志

    解星芒?

    我这边有可能抓了他的妹子

    唔,余青?

    我这边可能有人因为他的嘴遁而倒戈,弃暗投明

    陈洛阳眼角余光不怀好意的瞄了萧云天一眼。

    我这边有野心勃勃之辈,给他创造方便,想借刀杀人,渔翁得利,取我而代之

    还别说,就魔教现在的内部局势,这号人肯定?#23567;?br />
    我这边有人苦心孤诣的卧底,关键时刻发挥作用,一朝洗白,嗯,说不定还牺牲自己挂掉,就为了给眼前这杏铺路

    这个说不定也?#23567;?br />
    陈洛阳心中自嘲的笑笑。

    我还是人生多艰啊。

    应了那句?#21834;?br />
    人间不值得

    心中胡思乱想的同时,陈洛阳面上?#28909;?#27888;山。

    他似乎?#34892;?#30334;无聊赖?#30446;?#30528;萧云天、张天恒?#28909;?#21516;王期颐?#30343;幀?br />
    对靠近六龙皇辇的石镜、聂华?#28909;耍?#24182;?#36824;?#27880;。

    此刻,王期颐已经将一身修为实力君施展开。

    武道第十二境,是武王的巅峰,但更重要的是此乃通向武帝的基础,所以这一境名为温养。

    温养自身已经能显化于外的武道真意,使之更近一步凝练?#30475;狻?br />
    直到有朝一日突破最后一?#21073;?#34394;幻武道真意,凝聚为真实的存在。

    已经站在武帝门槛上的强者,同第十境、第十一境的武王比起来,差距明显。

    王期颐天理之气护身,魔教众人要联手方能攻破几分。

    这还多亏魔教神功绝学威?#30475;蟆?br />
    换了王期颐在第十境,面对第十二境的他自己,连一点水花都翻不起?#30784;?br />
    但魔教众人好不容易撕开的一点缺口,王期颐只要神功流转,马上就补上缺口,不给一点可趁之机。

    而他的方圆罚落下,除了第十一境的萧云天以外,余者皆难以招架。

    戒尺一挥,如同法理一样的剑意纵横交错。

    看似不凌厉,但条条框框笼罩下来,叫人完全挣脱不得,处处受制,有力使不出,完全无法?#20540;病?br />
    就像是学堂里启蒙的稚童,面对师?#22836;?#30340;戒尺,完全无法抵抗,只能乖乖受罚。

    萧云天身体周围?#29287;?#39118;,消散许多。

    ?#36824;?#20182;的身形此刻被笼罩在一片迷蒙光影下。

    光影中,?#36335;?#26159;漆黑的宇宙。

    宇宙间繁星点点,按照各自轨迹移动。

    最耀眼者,毫无疑问是夺目的太阳星。

    太阳升落,动荡天地。

    看似不起眼的轻轻一挪,却是无边巨力。

    萧云天将自身换日**的修为施展到了极致,勉强挪移一道又一道剑光。

    如果像先前一样,寻?#19968;?#20250;遁逃,他或许还有希望。

    但眼下,六龙皇辇就在身后,跑又能往哪里跑?

    萧云天便唯有生生?#37096;埂?br />
    ?#30343;?#20182;有伤在身,怕是难以长时间坚持下去。

    ?#36824;?#29579;期颐显然不想拖延下去。

    他此刻的心神,已经开始更多关注上方六龙皇辇内的魔?#25506;?#20027;。

    为求速战速决,王期颐除了方圆罚之外,再展另?#24187;?#32477;学。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36857;?#30693;所先后,则近道矣”

    王期颐忽然吐气开声,朗诵经义。

    萧云天闻声,身形猛然一震。

    无形的经义文字,?#36335;?#21464;成条条束缚在他身上的锁链,压制他周身力量运转甚至是身?#25105;?#21160;。

    “出口成章!”萧云天闷哼一声。

    这是王期颐练成的?#24187;?#32477;学,类似音杀之术,同方圆罚,天理之气一起奠定他天下有数武王高手的地位,被大夏皇朝尊为客卿供奉。

    释、道、儒三魔,俨然以他为首。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作新民,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是故,君?#28216;?#25152;不用其极”

    此刻朗诵声一响,萧云天不仅运功受制,精神念头也被扰乱,脑海中嗡嗡作响。

    方圆罚再次斩落。

    日月群星宇宙运转的异象时消散,被法理一样的剑意斩破。

    萧云天身?#25105;?#36300;退,险些在半空中稳不住身形。

    张天恒辛苦的架起“井”字?#32431;?#22312;他身上的四道剑光,冲着王期颐冷笑道:“闭嘴吧你,谁都可?#26376;?#22068;仁义道德,唯独你个偷自家儿媳的老扒灰,装什么装?

    你当年搞了多少女徒弟到榻上,自己都数不清了吧?你光明磊落点,我也不来说你,偏偏还满口道德文章。

    我书读的不多,却知道‘衣冠禽兽’这四个字才最适?#22799;?#29579;老夫子。”

    “满嘴污言秽语,我就先教?#30340;恪!?#29579;期颐也不动怒,淡淡说道:“你敢在此饶舌,?#36824;?#26159;狗仗人势,觉得陈洛阳能护足。”

    他抬头望着六龙皇辇:?#23433;还?#29616;在看来,他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张天恒?#28909;?#24594;视即将登上皇辇的石镜。

    他们心中也微微心虚。

    教主此刻难道真的

    “你玩够了吗?”

    陈洛阳的声音,这时忽然响起。

    众人都微微一愣。

    王期颐徐徐说道:“陈洛阳,别再虚张声势了”

    石镜则通过敞开的殿门,向大殿内望去:“陈教主,得罪了”

    两人都以为陈洛阳在对自己说话,于是异口同声回答。

    结果不?#20154;?#20204;话说完,就被陈洛阳打断。

    “闭嘴。”

    陈洛阳漠然道:“本座与人谈话,?#38382;甭值?#20320;们插话?”

    众人全都一愣。

    石镜心中陡然升起不好的预?#23567;?br />
    然后他就听见下方之前还威风八面的王期颐一声凄厉怒吼:“你疯了?!”

    一只拳头。

    击穿了?#20808;?#25252;体的天理之气。

    正轰在他背心要害上。

    拳意化为龙形,长啸声震九霄。

    拳,是夏朝皇族镇国绝学,九龙皇拳。

    拳头的主人,是夏朝大皇子,李乾。

    石镜、聂华全都大惊失色。

    被袭击的王期颐本人,一脸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是他?

    别人还可能被魔教收买,但夏朝大皇子李乾怎么可能?

    争夺储君之位,他本来就领先于其他?#20540;埽?#26159;夏帝考虑太子的第一人选。

    就算要争储君之位,甚至要争皇位,他也不该与魔教合作。

    那是真正的与虎谋皮。

    一意北上的魔教,目标同样是中土万里山河。

    李乾不可能?#24187;?#30333;。

    他来帮石镜、聂华,帮剑阁,结果怎么都会比帮魔教来得强。

    疯了?

    王期颐的困惑,也是所有?#35828;?#22256;惑。

    不仅石镜、聂华震惊,连魔教众人也摸不着头脑。

    唯有李乾,毫不迟疑。

    又是一拳轰出!

    王期?#38376;?#21564;,强忍伤痛,挥动戒尺迎?#23567;?br />
    但眼前骤然一花。

    对方的武学,不再是九龙皇拳。

    一抹刀光亮起。

    清冷如月。

    刀光泯灭。

    戒尺也断成两截。

    王期颐?#29287;常?#35010;开了。

    裂缝中却没有血流出。

    但能看见血红色的冰。

    聂华飞酱?#21462;?br />
    李乾身上亮起月光,明暗交错,阴晴变化。

    剑光随月光一起消失,?#36335;?#30896;上月食。

    ?#30343;?#32834;华攻击影响的李乾,继续一掌击出。

    王期颐整个?#35828;?#39134;出去。

    将一座山峰撞得倒塌粉碎。

    巅峰武王,生命?#30475;蟆?br />
    ?#23601;?#39134;扬的废墟中,王期颐艰难抬起头。

    ?#31283;?#24656;?#36182;牧常?#23545;着上方山上的李乾。

    “李乾没疯。”

    山上的人微笑说道:?#20843;?#20197;他死了。”

    石镜距离六龙皇辇只有一步之遥。

    但这一?#21073;?#20182;无论如?#25105;?#20877;跨不上去。

    ?#21543;?#32599;万象神功!”白衣少年紧紧盯着下方山峰上的“李乾?#20445;?#28073;声道:“魔仙,陈初华!”

    山上的“李乾”向六龙皇辇遥遥一礼,轻声笑道:?#23433;?#35265;教主。”

    他身上,?#36335;?#26377;一层轻雾。

    雾气微微抖动,然后散开。

    先前高大的青年消失不见。

    留在原地的赫?#30343;?#19968;个高挑女郎。

    她仍然身着李乾的王袍,发?#25105;?#30528;作男?#25353;?#25198;。

    二十三、?#20035;?#24180;纪,容?#31449;?#32654;,眉眼间?#21019;?#30528;三分英气勃勃。

    但目光微一流转,又自然而然流?#37117;?#20998;妩媚之意。

    王期颐望着这个美丽的女子,却只感觉自己冻封的血?#28023;?#26356;加冰寒。

    魔仙,陈初华。

    魔教青龙殿首座。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