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富江,川上富江!”

    少女站在众人面前,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无可抵挡的魅力,让人痴迷,乃至癫狂。

    “你,你好!”

    聂海龙,池泽五郎,土御门长鸣,面对这微笑的少女,三人面庞通红一片,呼吸越渐粗重,也越渐急促,双双眼眸之中,厩**迷离,将所有的理智吞噬一空,只余下这生命的本能本性。

    两个原本醉心事业,无意女色的中年男子,一个苦修百年,老成持重的大阴阳师,此刻仿佛都变成了十七八岁的少年,正面对着梦中女神,青春躁动,语无伦次。

    “呵呵!”

    看三?#35828;?#27169;样,富江满意的笑了,如有魔力的轻笑声,更是刺激了**迷离的三人,不由自主的向她走去,那方才逃出鬼屋,被众人拦下的仁科理佳,也一同动作起来,满眼痴迷的来到少女面前,痴痴笑呢喃道:“富江,富江!”

    “滚开!”

    不想,方才还满面微笑,神态温柔的少女,转眼就换了一副傲慢神情,满是厌恶的话语,傲慢鄙夷的目光,如利剑一般深深的刺入了四?#35828;?#20869;心。

    “富江,富江!”

    这般姿态,深深刺激了四人,尤其是仁科理佳,竟比三个男子还要激动,直接跪倒在?#35828;?#19978;,紧迸少女那纤长的双腿,凄厉?#30446;?#21898;道:“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

    “哼!”

    富江冷冷一笑,根本不理?#23835;?#31185;理佳的哀求,无情的将她踢到了一旁。

    “为什么,为什么!”

    这一举动,让仁科理佳疯狂了,如同被抛弃?#35828;?#24616;妇一般,原本痴迷的神情,顿?#34987;?#20316;了极度怨毒与憎恨,再次扑上前去,薄少女的双腿,张口就是一咬,顿时在那雪白剪上,啃食出一道鲜血淋漓的痕迹。

    对此,名为富江的少女却是恍若未觉一般,根本不理会脚下啃咬的仁科理佳,只望着前方如临大敌?#29287;?#20154;,再度露出那魅惑至极的微笑,说道:“你们好,我叫富……”

    话语未完,便被一声轰鸣掩盖,耀眼的雷光随之长枪迸发,悍然刺向这手无寸铁的?#23835;?#23569;女。

    “噗!”

    随后,只听一声闷响,长枪穿透而过,猩红的鲜血凄厉飞溅,蒂娜看着被自己一枪刺穿心脏,却还是一副微笑模样的少女,眼中一分惊疑闪过,随?#26149;?#36947;:“心!”

    其?#25377;?#29992;提醒,早在她一枪刺出的时候,玛丽罗斯就护卫到了她身后,双手自裙间一抹,两柄血红色的匕首便握在了手中,警惕着其他方向的攻击。

    “富江,富江!”

    此时,又是一阵癫狂的嘶吼声响起,聂海龙三人终于失去了最后?#30446;?#21046;,如仁科理佳一般狂?#35828;?#20102;少女的身边,抓的手脚肢体疯狂拉着,好似要将她生生撕裂开来。

    就在这局面即将失控的时候,?#33151;弧?br />
    “轰!”

    一声巨响,那三层小楼轰然爆碎,一道金色剑芒自从其中纵越而出,落到被几人扯撰体的少女身后,显化出一人身影,举手按下。

    “砰!”

    一声闷响,气劲震荡,扯住少女肢体的四?#35828;?#20498;在地,面上厩茫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见钟离一手自后扼住少女的颈脖,生生将她从蒂娜的枪上?#35835;?#20986;来,丢垃圾似?#38376;?#21040;了一旁。

    “这……”

    “是怎么了?”

    “我们方才……?”

    见此,已将近崩溃的仁科理佳不说,聂海龙,池泽五郎以及土御门长鸣三人,望着那被钟离甩到一旁,却还在挣扎的少女,即刻想起了什么,脸色一青,惊怒交加。

    蒂?#28909;?#19981;管这些,望着匆匆?#20384;?#35299;围的钟离,问道:“怎么一回事?”

    钟离一笑,说道:“出?#35828;?#38152;外,但不是什么大问题,我?#20154;?#20320;们离开。”

    说罢,便见他挥手一扫,百道剑芒纵横而出,?#39135;?#32418;之色,在虚空之中迅速组合,织成一张“剑毯”,将还未清楚状况的众人带起,向外飞去。

    “你……!”

    被他弄得一头雾水的蒂娜,自然不愿就这么离开,但奈何这赤血神兵剑起如龙,不过转眼,就将她与众人带入了云中,根本就没有反驳的余地。

    “卧槽?”

    “发生了什么?”

    “这秀姐怎么弄成了这样?”

    “这么可爱的妹子竟然都下得去手!”

    此时,直播间内的众人,才自从那少女的影响中恢复过来,并丢失了先前的记忆,全不记得方才鬼屋内发生了什么。

    不过?#36824;?#31995;,因为钟离很快就给他们重演了一遍,回身望向那重新站起的少女,不做任何言语,眼内神光一凝,雷霆迸发而出,?#31456;?#22312;那少女鲜血淋漓,却还是动人无比的身躯之上。

    正是那上照九天寰宇,下彻十地?#20869;ぃ?#27934;虚破妄,神魔辟易的道门大神通——天衍神光!

    “啊!”

    那受晨曦之怒雷霆一枪,洞穿心脏也不见?#20174;?#30340;少女,被这天衍神光一照,竟立时发出了一声凄厉尖嚎,跌倒在地,身体扭曲,大量污血迸溅而出,身上的衣衫随之碎裂开来,但却半分春光也不见,因为这碎裂的衣物之后,并非动?#35828;?#22899;体,而是一团面目全非,布满触须与眼瞳的血肉!

    “卧槽!”

    见此一幕,直播间内的观众先是一怔,随即纷纷尖叫出声,一些承受能力较弱的,更是直接呕吐了起来。

    也不怪众人如此,实在是这团血肉的形象,太过扭曲,太过极端,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35828;?#25215;受上限,再加上方才那少女形象带来的强烈反差,经受不浊正常的,没留下心理影响就不错了。

    望着这团还在污血中翻滚的血肉,钟离也没有多说什么,信手将玄尘鼎抛出,迎风见长,化成大鼎,再吐出一道黄光,强大的吸力随之作用,即?#25506;?#36825;团血肉收入了?#23567;?br />
    然而……

    “呵呵呵!”

    “呵呵呵!”

    “呵呵呵!”

    魅惑的笑声,阵阵传来,重叠在一起,如魔音贯耳,逼人成狂,钟离回首,循声望去,只见原本清冷无?#35828;?#36947;路,已被无数人?#20843;?#21344;据,?#24187;?#21517;面目相同,剪雪白,五官精致的少女汇成人海,向他款款走来。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
广东快乐10分杀号 北京pk10杀两码解释 娱乐场所检查注意事项 3d组三组六是什么意思 二肖中特公式规律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计划 年六禾彩特码 3d洞庭湖水三天计划196 mg冰球突破怎么卡免费 广西快乐10分怎么买 七乐彩71奖金多少钱 广东26选5有几个奖 pc蛋蛋算法公式 cba总决赛时间 淘宝快3的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