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不当鬼帝 > 正文
    “那个有人可以先回答我的问题吗?”看到他们自己吵了起来,陈一凡一时?#34892;?#26080;语,再次开口道。

    没有人回答。

    “看来你们是不知道了。”陈一凡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喃喃道。

    一崇暴骤然席卷了这座雪峰,雪峰面前平整的冰层难以幸免。

    冰层上霓虹巫女与金发女郎的争吵声被风暴掩过,而一声声嘶嚎和尖叫伴随着风暴响彻大地。

    陈一凡淡定站在风暴当中,走向那群人原本所站立的地?#21073;?#20063;是那几个士兵涅的人冰封之处。

    “做人要有礼貌,别人问,知不知道,至少答一声吧?”一边走,陈一凡一边喃喃道。

    白雪化作红雪落下,将冰层装点出几分迤逦,陈一凡停下脚步,看着冰层下方的士兵。

    他们身上穿着合金的铠甲,但铠甲的样式却十?#27490;?#26420;,充满了历史气息。

    而且,莫名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看了片刻,陈一凡倏然闭眼,脑海中像是有什么记忆要翻涌而出,但最后又堪堪止住。

    像是有一条地龙,欲破土而不得。

    陈一凡睁开眼,迟疑了一下,就地坐下,将手贴于冰层之上,体内浩瀚如海的法力运转起来。

    冰层逐渐融化着,以陈一凡为圆心,融化出一个大坑。

    原本万年的冰层化作水汽飞上天空,又变成雪落下,被风吹走了。

    随着冰层融化,陈一凡察觉到周围的温度?#34892;?#21464;化。

    明明是北极圈深处,他身周的气温,已经不低于30摄氏度了。

    就算是冰层融化了,也不该有这种温度。

    知直到陈一凡周围的冰层已经完全融化,他落到了冰层下方铭刻着奇异花纹的地板上。

    地板上的花纹经过陈一凡的初步辨认,是一些至今仍带有力量的符文。

    冰、雪、水、露一块块带有图案的地?#36836;?#25104;一个圆形,外围一圈十?#35828;?#31526;文,全部与水有关。

    中间内圆,则刻画着一位上古神明的形象。

    人面蛇身,赤发怒容,周有水纹拱卫,乃上古神祗——共工。

    这是一道封印,陈一凡很快辨别出来。

    所有符文图案与水有关,借水之力,封着的,怕是“一团火”了。

    陈一凡不记得自己何曾认识那样的人。

    但他记得个屁,肯定又是上辈子的事儿了。

    暂时没有想起,陈一凡看向周围的士兵。

    士兵皆面向一个方向站立着,当时用是活人,但现在已经死了。

    即使冰雪融化,他们仍旧保持着当时的方向,以挺立的站姿,面对中央地板共工神像眼睛所视的方向站立着。

    这处被冰封在地面之下的建筑,显然不止这么一点,还有更多。

    陈一凡本来不想管这种闲事,但?#28909;?#30524;熟,?#28909;?#19979;来了,还是先看看再说。

    陈一凡研究完地上的地板,起身看向士兵们所视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边的冰层还没有融化,不过在这下面这么一眼看去,隐约可以看?#21073;?#22312;冰层断面深处,有一块黑色石碑。

    石碑上用有不少信息,陈一凡走了过去。

    他前进的方向,冰层继续融化,脚下不再是冰层,也并非泥土、海水,而是地砖。

    一块块四五十厘米长,二三十厘米宽的地砖?#21497;?#30340;平整路面。

    除了刚刚那一片有着图案和符文的地?#36836;叹?#22278;形图案,其他地方都是这种地砖。

    来到石碑面前,陈一凡看着上面的文字陷入了?#20102;肌?br />
    象形文字,这时间还能久一点吗?

    “?#20302;常?#22320;府有没有这么老的老鬼?”陈一凡对?#20302;?#38382;道。

    虽然他是个学霸,暂时还没有研究到这方面来啊。

    “这么老的老鬼,都是怪物了。?#27605;低?#21520;槽道。

    纵然是有,那也是四大判官,十大阎王爷不能随意呼喝的强者。

    就在?#20302;?#20026;难于陈一?#27493;?#32473;它的任务时,突然一顿,接到地府那边的信息。

    虽然为难,毕竟是陈一凡的意思,?#20302;?#36824;是把消息传回?#35828;?#24220;,只是它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有鬼毛遂自荐,来为陈一?#27493;?#20915;问题了。

    ?#20302;沉?#24537;将它召唤了过来。

    “小鬼仓颉,见过大帝!”一拥有四目异相的“人?#20445;?#23545;着陈一凡行礼道。

    “仓颉?”陈一凡一顿,:“你死了?”

    仓蜞笑,并未回答。

    他是死了,本来在地府隐居好好的,前番被一好友邀约,帮那好友个忙。

    没想?#21073;?#37027;好友就是称十殿阎王不在,作乱鬼怪之一。

    还好他见机得快,才没被陈一凡给灭了,却也无法再像之前一样安生的隐修,成为?#35828;?#24220;一员。

    他们这些实吝,资历低的老鬼,在地府地位尴尬,不是很好过,都憋着劲儿想要“立功”。

    好不容?#30528;?#21040;个?#35835;?#30340;机会,仓蚯急匆匆的就?#20384;?#20102;。

    此时,仓虼了看那墓碑,神色怪异。

    他倒是未曾听说此时。

    ?#28909;?#31435;碑,自然会说明这立碑?#37027;?#22240;后果,碑旁建筑又是何物。

    “碑上说了什么?”陈一凡见他阅读碑上文字,对他问道。

    ?#28909;?#26159;仓颉,不认识碑上的字,那就是天理难容了。

    “这是魃公主之墓。?#36744;?#34567;头,恭敬回答道。

    “魃?”

    “昔日帝女,不知何故身负异变,得大旱之力,所过之处,赤地千里,曾助黄帝对抗?#22353;取!辈?#39049;解释道。

    “?#19978;В?#25112;后,公主殿下却?#36744;?#34451;了口气,神色?#34892;?#24618;异。

    “公主殿下无法收摄自己?#29287;?#37327;,成为了带来灾难?#22675;?#29289;,黄帝不得已将她封于此。”

    仓颉低?#26041;?#37322;道。

    “哦?旱魃。”陈一凡喃喃道,不由回想起当初?#21028;?#37027;?#25105;?#22806;,他所回想起的记忆来。

    前世认识魃女,难怪他觉得熟悉。

    “?#28909;?#26159;黄帝封于这里的,那便算了罢!”听完仓颉解?#20572;?#38472;一凡摆手让他回去。

    旱魃一出,赤地千里,黄帝把她封于这里,确有必要。

    ?#28909;?#26159;这个,陈一凡便不贸然把她放出来了,否则,?#19981;?#32473;人间带来危害。

    至于说前世认识

    他又记不得了,但依至今以来的经历来看,前?#21862;?#27809;有什么很要好的朋友。

    女朋友,更谈不上。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
香港特码资料网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最大遗漏 nba交易新闻 程远公式杀码17109 田广双色球预测分析 福建11选5复式 3d彩经网杀号定胆 江西彩票销售有限公司 永发国际娱乐城网上赌场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一天不贪心 2019年法甲赛程 秒速飞艇攻略 欢乐斗地主哪个人物最好 福彩3d太湖字谜总汇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