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系统创始人 > 正文
    虽然鱼曲折,但整件事情并不难理解。

    吴维很快就转过弯来了。

    左右也就是把受害者和施暴者换个顺序而已。

    基本操作。

    种族不同,非要谈恋爱,那个池教授也是真的作死。

    而人作死就会死,求仁得仁,吴维甚至生不出什么同情的想法。

    “吴维,你说,我有错吗?”

    “池教授”杀气腾腾?#30446;?#21521;吴维。

    吴维耸了?#22987;紓?#24182;没有被吓到,而是很认真的说:“站在你的角度,你是没错的。”

    他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每一个种族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

    就好像人吃猪肉牛肉羊肉,一直都感觉理所当然,并不觉得有什?#21019;?#35823;,吴维也不觉得有什?#21019;懟?br />
    狐狸精生性放~荡,也是天性所致,并不是罪大恶极。

    甚至,人吃动物,妖怪杀人乃至吃人,也是天经地义。

    区别在于,我们立场不同而已。

    所以,对错都毫无意义。

    “但这个世界很多时候,都是不论对错,只论立场的。你是妖,我是人,我是绝对不会圣母到站在你的角?#28909;?#32771;虑问题的。如果你想说服我的话,我只能说你找错人了。”

    就好像池玉被“池教授”教坏了一样,吴维?#26377;?#26377;一个好妈妈,她也教了吴维很多东西,包括世界观。

    时至今日,吴维的世界观一直在进化,但有些基本的原则立场,是永远不会变的。

    ?#28909;紓?#20182;是人。

    他就绝对不会站在其他的种族立场去考虑问题。

    妖族再惨,也和他无关。

    “池教授”不想说服吴维,但她知道,不说服吴维,她今天可能就死定了。

    “对错当然有意义,若有朝一日,善恶不分,黑白颠倒,那这个世界还有什?#21019;?#22312;的价值?”

    “因为这个世界?#31995;?#20154;还没有死绝,所以它当然有存在的价值。对错从来都不是那么重要,我知道人类里面有很多坏人,妖精里面也有很多好妖,但这从来都不重要。草莽英雄许汉文?#31449;?#26159;一个传说,血淋淋的现实就是,你?#32479;?#25945;授曾经真心相爱,但?#25214;?#31181;族观念的差异,对他疡痛下杀手。

    而我们的法律,决定了杀人就要偿命。”

    “你们人类杀了多少妖精,怎么没有人偿命?”“池教授”的声音愈发凄厉。

    吴维的笑容越来?#35282;常?#35821;气也越来越冷酷:“谁告诉你,我们人类没有为?#39034;?#21629;的?#30475;?#21476;至今,为了诛杀妖族,人类强者一直都死伤惨重。如果你对人妖两族的历史有所了解的话,你就应该知道,今时今日的现状,只不过是因为我们反抗成功了而已。”

    “你们当年不过是我们?#30446;?#31918;,这个世界是属于我们的,漫天仙佛曾经立下公约。”

    “池教授”彻底放飞自我。

    吴维的目光一凝,他又听到了这句话。

    兰梦也曾经对他说过,这个世界,本是神圣仙佛留给那些妖魔鬼怪栖息的乐园。

    现在,“池教授”?#31181;?#26126;了这一点。

    这似乎可以说明,远古时期,的确存在这样一份公约。

    有光就会有暗,?#28909;?#22934;魔鬼怪是真?#33633;?#22312;的,那神圣仙佛存在也自有其道理。

    只?#19978;В?#20182;们,一直无处可寻。

    吴维内心?#26377;Γ?#35821;气也变得讥讽起来:“仙佛立下的公约?问过我们哪个人类了?”

    “你们根本不配参与。”

    “很?#19978;В?#23601;是我们这些不配参与制定公约的人类,将你们这些妖魔鬼怪,打的无处藏身,是不是很耻辱?”

    的确是很耻辱。

    “池教授”直接扑了?#20384;矗?#28982;后就被吴维身上?#20102;?#30340;白光震退了回去。

    “啊啊啊,你身上居然有护体宝物。”

    “不巧,?#19968;?#35748;识夜帝学院的人。”

    我妈还当过夜帝学院的副院长,我骄傲了吗?吴维心说。

    听到“夜帝学院”这个名字,“池教授”的怒火瞬间平息下来。

    “吴维,我承认我刚才冲动了。现在我已经平复下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池教授”现在认为吴维是夜帝学院?#38590;生,是专门来执行清除任务的,一般来说,这样的使者都拥有法外开恩的特权。

    她必须要尝试说服吴维。

    “我知道,我杀了‘池教授’,触犯了你们人类的逆鳞。我也知道,在人类社会,不能随意杀人,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做出补偿。你可以调查我的资料,我已经捐了3座希望效,我是帝都大学~生物学院的中坚力量,我为人类留过血,我为人类立过功,我要求宽大处理,我要求留我?#24187;!?br />
    吴维相信“池教授”说的是真的。

    他甚至相?#29275;?#27744;教授”的反什是真的,哪怕这仅仅是因为恐惧。

    ?#19978;А?br />
    “你现在?#38590;?#23376;,真的很像一条丧家之犬啊。”吴维曳道。

    “池教授”:?#21834;?br />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我已经后悔了。”

    “后悔如果有用,还要六扇门和夜帝学院做什么?”

    “我一直在做出补偿,留着我,未来?#19968;?#20250;更多的补偿你们人类。给我一个机会,我要见你的上级。”

    她知道,人类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亲妖的。

    圣母这个群体,古今?#22411;猓?#19978;层下层,都不罕见。

    圣母婊,就更常见了。

    反正受到伤害的人也不是自己。

    吴维笑了笑,然后给“池教授”讲了一个故事。

    “我曾经看过一本文学,里面讲述了两个国家曾经发生过一辰争。其中一个国家在一个叫金陵的地方屠杀了另外一个国家30多万民众,战后又拒不承认。

    很多人声讨这种行为,但也有很多人,总是能够从另外的角度看问题⌒一个导演,就从一个入侵者的视角入手,拍摄了一部电影,着重描述一个参与过大屠杀士兵的反悔和内疚,企图找到他身?#31995;?#20154;性和闪光点,然后号召被屠杀的同胞们原谅他。

    你说,这个导演是不是有病?

    你说,?#19968;?#19981;会和他一样有病?”

    好好的当一个人不好吗?

    装你~妈?#31995;?#21602;?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