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

    郭焕天和江北宣就着急了,江北宣喊过旁边的忠老小声问道:“忠老,怎么回事?我们俩都按照你说的方法换牌和配合了,怎么两个人还打不过他一个啊?他是不是出千了?”

    忠老却是摇了曳,鱼疑惑地说道:“江少,我敢保证,这位何公子没有出千。只能说他的运气?#34892;?#21385;害,每次都能在你们俩配?#31995;每?#35201;胡牌的时候就先胡了”

    “那怎么办?这样打下去的话,我们非但赢不了他的筹码,反而要输光了。”

    江北宣着急了,忠老退出江湖是不可能自己出手的,所以他请忠老过来,一是让忠老教给他们俩一些出千和配?#31995;?#26041;法,二则是让忠老盯着对方,好抓对方的出千的破绽。

    然而现在,江北宣和郭焕天两个人,靠着作弊都干不过何煊一个人,而且何煊还没有丝毫的作弊出千,这简直是?#34892;?#35753;人很难接受啊!

    “江少,来之前我跟你说过。我的千术在任何赌臣没有手,但是却敌不过一种人。”

    忠老皱了皱眉头,说道,“敌不过那种运气逆天的人。”

    “运气逆天?呸!我就不相信了,麻将他厉害,我们换一种,?#36718;萜丝恕?br />
    不?#24066;?#30340;江北宣又提议换?#36718;萜丝耍?#20309;煊自然是摊了摊手表示无所谓。

    半个斜以后,江北宣气得直接将牌摔在了桌子上,骂道:“什么鬼?我好不容易拿了四个A,你就是同花顺?”

    这一把,江北宣直接将自己所幽筹码都梭哈了,输了个精光。

    “哇N煊,这一把我们就赢了赢了快一个亿了。”

    苏梦涵像个守财奴一样,狂揽过来筹码,两眼冒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