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的内心是咆哮的:我说怎么时间充分呢!神特么时间充分!没人,没项目,说不定连钱都没有,合着只有PPT吗?神特么成熟团队随?#26412;?#20301;!

    然鹅,他不知道的是楚垣夕连PPT都是没有的,这个项目楚垣夕心中只有一张时间表,何时开始IP制作,何时开始游戏开发,什么情况下上线,推给什么?#27809;В?#19968;张完整的里程碑表。

    薛明的面色沉凝,但楚垣夕马上说:“您也去了鹏飞科技了,我大胆的猜一下,李兆开是昨天晚上通过什么渠道找到您的吧?”

    看薛明点?#35828;?#22836;,楚垣夕顺其自然的把自己的微信打开,翻出和赵杰的聊天记录来,递给薛明:“请看,鹏飞科技目前的情况实际上是这样的,员工必然出现大规碾职。”

    薛明一边看,楚垣夕一边说:“我在鹏飞科技工作了五年,里面什么人的能量,强在哪方面,我都了如指掌,至少研发部门是这样。现在鹏飞科技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人才库,开发游戏、开发APP,人才是不缺的,随时去招人就行了。所以开发团队根本不是问题,甚至不需要磨合,跟自己养的团队一样。”

    薛明自然而然的向下一扫,就看到楚垣夕对鹏飞立项的预测。这预测真的是预测?简直辣眼睛a合自己跟李兆开聊的东西他看了下聊天时间,确实是今天早晨。“这位楚垣夕,不会真的在鹏飞科技里安插了高?#37117;?#35853;吧?能触碰到公司决策的那种。”他心想。

    长出一口气,薛明这口气真是憋的够狠的!楚垣夕无声无息的黑了李兆开一把,也不能说是黑,只是把真实的一面不动声色的告诉了薛明。

    “原来是这么回事也就是说,李兆开李总今天跟我说的那些,项目相关的设想吧,是这么来的?”他认真看着楚垣夕的预测,早晨的预测现在已经部分变成了现实,其中李兆开要“立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项目”这段预测十分扎眼,讽刺意?#37117;?#27987;。

    薛明和李兆开谈的时候已经明显能够感到李兆开的准备不足了,不但是商业逻辑上的不足,更糟糕的是为项目的准备不足。人力,财力,虽?#24187;?#32454;说,但是感觉上就不太灵。这也是楚垣夕在马路上说自己是“来挖墙脚的”,他并没有直接排斥的原因。

    原来,李兆开要立这个项目,只是为了提升估值的?那跟骗钱有什么区别?项目做不成,耽误的是参与者的青春,像他这种人物,最耽误不起的就是青春。

    此时薛明想的还不够深,但李兆开也在瞬间被他判了死刑,然而,楚垣夕却还没过关⊥像他之前所说,这?#27490;?#22270;步骘级别的牛人,虽然不是大犇,但也有资格挑公司挑项目了,并不为工作和薪水发愁。

    楚垣夕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才会?#20806;?#19979;就说这不是面试,所以,他安静的等着薛明出?#23567;?#20182;心里很稳,因为,基本目标已经达成了。当他不动声色的把他的预测拿给薛明看的时候,特别观察了薛明的表情变化,然后确定无论如何对方肯定不会再去鹏飞科技,点赞活动?#29468;?#23436;成

    薛明沉思片刻,只听他问:“开发团队的问题算您说的在理,但是,您不觉得现在招我太早了么?”

    楚垣夕所说的他基本上认为可?#29275;?#20026;什么是基本?因为还存在着一种可能,就是楚垣夕出于对李兆开的恶意而套路自己。

    李兆开那边催的紧,他上午聊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对方火?#25484;?#32929;的感觉,而立项不能光凭idea,得有相关的人才。想要给李兆开续命,至少也得是自己这个档次的技术牛去负责项目才行,鹏飞科技内部是没有的,也不好招,李兆开能够一晚上找到他,那是赶巧了,有特殊情况。

    那么如果楚垣襄楚这一点,其实不?#27809;?#20843;十万年薪给他,只要把他挖过来一两个月,掏十几万,李兆开那边就凉凉了。而他,将耽误一两个月的事件,给事业造成停顿。

    不过这也没啥大不了,鹏飞科技的职位对他本来吸引力也不大,说不定坑的时间更长。如果楚垣夕真敢套路自己,过一两个月把他开掉,那就

    “不早不早,我心里是有时间表的。”楚垣夕倒是没体会到薛明这层顾虑,说:“这个游戏呢,如果一切顺利,大概是年中成立项目组,年底上线。这游戏就是人工智能这个模块,还有与之接驳的系统比较新,其它都是成熟玩法,鹏飞里边都是熟练工,这种做起来很快的。”

    乱世出山的IP开发是一早就计划好的,也是楚垣夕?#28216;?#39030;梁柱的,为了把它做成精品绝不吝啬拍钱。游?#20961;?#21697;是粉丝经济最终收口的重要手段,拼命勾引粉丝关注为了啥?说到底不还是为了经济利益?只是有的人吃相难看只为搂钱,有的人洗粉丝毫不在乎涸泽而渔,而楚垣夕的?#25104;?#24494;白一点而已,愿意做口碑,做成精品,愿意在产品研发环节多花钱。

    相比之下TCG游?#20961;?#26159;计划外的,无论TCG手游做不做,乱世出山的手游是肯定要开发的,只是什么时候开始开发的问题,楚垣夕早就算过时间节点,此时一说当然是成竹在胸。

    “?#28909;?#36825;样的话,我考?#24378;?#34385;吧。”薛明的疡其实挺多的,他面前摆的不止是工作offer,还有一些投资人的投资意向。只不过他还只是牛人,不是犇人,所以投资意向不少,但资金量都满足不了他的胃口,毕竟干一个人工智能公司的话天使轮后的估值不上亿基本上就没什么太大的前途。

    “那个,我其实也有问题。”楚垣夕一缩脖,做举手提问状:“您是?#19981;?#20570;研究,还是?#19981;?#20570;产业?”

    “放心,我从没进过学界,一直都在产?#21040;?#37324;。”薛明知道楚垣夕顾虑什么,“我的兴趣一直都是教AI看事做事,不是教AI看图做图。你这个项目更有乐趣,鹏飞科技那个项目,说到底是山寨别人,做的再好也是商业上的成功,对我来说,没劲!”

    楚垣夕趁热打铁:“那还考虑什么?#32943;?#25226;薪资定下来把入职手续办了吧。”

    “what?”薛明逐渐习惯了被震惊,“今天大年二十?#29275;?#39532;上过春节,今天入职,春节之间可是带薪的?”

    “我有钱。”楚垣夕淡定的点头,心说不?#25512;?#22825;的薪水么?我给你薪资稍微?#26216;?#20215;不就全有了?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