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毅伸手一拂道:“吴大监不必拘礼,大监不随谷总管服侍陛下,深夜至此,莫非陛下有什么?#23478;?#19981;成?”

    吴通起身扫了黄淮?#28909;?#19968;眼,身为朱厚照身边的近侍,吴通自然对于黄淮这几位朝中重臣不陌生,向着楚毅道:“大总管,陛下闻知兵部侍郎黄淮、五军都督府右都督黄奎?#28909;?#25797;自调动兵马大为震怒,亲自下令,令都督将黄淮几人抄家,九族驹下如牢狱听候发落!”

    楚毅眉头一挑,按说这会儿朱厚照用入睡了才是,就算是东厂、锦衣卫、西厂的消息入宫,也该等到天亮之后才知晓才对啊。

    微微颔首,楚毅向着吴桐笑道:“吴大监,陛下难道还没有入睡吗?”

    吴桐笑着道:“陛下本来已经入睡?#35828;模?#19981;过不久之前,首辅杨大人有急事求见陛下,所以陛下便被惊醒了。”

    楚毅惊讶道:“首辅杨廷和大人?他求见陛下所为何事?”

    说着楚毅不禁向着黄淮、马云章、封安、白兵几人看了过去,果不其然,黄?#27492;?#20204;一个个精神为之一振。

    虽然说黄?#27492;?#20204;没有说话,但是楚毅却大致能够猜到几人肯定是非认为杨廷和前去求见天子十有**是为他们求情的。

    楚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杨廷和绝对是一个老狐狸,如果说杨廷和乃是前去落井下石的话,楚毅会相信,但是要说杨廷和会为了黄?#27492;?#20204;说情,楚毅信了才怪。

    果不其然,就听得吴通道:“杨阁老求见陛下却是向陛下禀明黄淮、黄奎?#28909;?#31169;自调兵围杀总管之事,陛下听候为之震怒,本来杨阁老是劝说陛下诛黄淮?#28909;?#19977;族的,只是陛下震怒,亲自下令要诛黄淮?#28909;?#20061;族!”

    “啊,杨廷和,你这老贼”

    黄淮脸上露出绝望之色,禁不谆声怒骂。

    至于说封安则是面色惨白,最后一线希望破灭,封安如同失心疯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白兵、马云章干脆就是直接昏了过去,丑态?#19979;叮?#21738;里还有朝廷大员的仪态。

    目送吴通离去,楚毅不禁向着黄淮道:“黄大人,看来你们令杨阁老太失望了啊!””

    黄淮不由的一惊,盯着楚毅道:“你你什么意思!”

    楚毅笑着道:“你说本督何意呢?”

    黄淮咬牙看着楚毅道:“楚总管,下官愿意指证杨廷和,是他,一切都是他,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者”

    本以为楚毅会大为兴奋放他一马,然后让黄淮失望的是楚毅一脸平静?#30446;?#30528;他,丝毫没有一点的?#32769;?#20043;色,反而是用一种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楚毅轻叹道:“连这点大?#27490;?#37117;没有,难?#21482;?#34987;?#35828;?#20570;弃子,杨廷和他可以疡向天子出卖你们的行踪,那是因为他已经看穿你们根本不能成事,你以为他就料想不到你会指证于他吗?”

    黄淮一脸的?#31561;?#20043;色,只听得楚毅继续道:“人证、物证,你可有吗?你不会以为陛下不知道这一切都有杨廷和的影子吗?刘瑾身死,李东阳致仕,朝廷动荡,百官之中,唯有杨廷和最适?#24076;?#20063;最能够稳住朝廷局面,就算是陛下心中对其再如何不满,一样选了他做内阁首辅,因为眼下还没有人能够替代他在朝中的作用。”

    黄淮颓然,露出恍然之色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等?#35895;?#19981;过是一弃子,弃子啊!”

    怜悯?#30446;?#20102;黄淮一眼,楚毅径自进入黄淮府郛?#23567;?br />
    黄淮、马云章、封安、白兵,再加上黄奎,被天子定性为谋逆之罪的大案终于随着五人九族被抓,家产抄没而暂时落下了峄。

    这一夜京师许多人都没有安眠,黄淮?#28909;?#34987;抄家,尤其是楚毅奉命捉拿五人九族之人,缇骑四出,整个京城都能够听到东厂之人以及锦衣卫的?#35828;?#22788;拿?#35828;?#21160;静。

    一直?#20013;?#21040;天色大亮,就算是如此,仍然能够看到长街之上有锦衣卫、东厂番子出没,一名名哭泣,哀嚎不已的犯官亲属?#28142;?#21508;个地方抓了过来。

    并且天子震怒,锦衣卫直接验明了黄淮几?#35828;?#36523;份之后,按照其九族族谱开始到处拿人。

    哪怕是九族之内亲属有不少不在京十中,但是以锦衣卫遍布天下的眼线以及据点,只要有名册,想要拿人还真的不是什么?#20365;狻?br />
    当然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28142;?#25104;的事情,怕是至少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够将几人九族之内的人君捉拿归案。

    天色大亮,楚毅洗了把脸便前往豹房而去。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楚毅相信朱厚照肯定是半宿没?#34892;?#24687;。

    果不其然,当楚毅抵达豹房的时候,守在外面的谷大用看到楚毅前来不禁眼睛一亮,连忙上前来向着楚毅道:“楚毅兄弟,你总算是来了,陛下一直要等着你平安归来,咱家都劝了好几次了,可是陛下却是不听。”

    楚毅冲着谷大用点?#35828;?#22836;道:“谷总管却是?#34892;牧耍?#36824;请谷总管一起,我们也好劝说陛下前去歇息。”

    谷大用笑着道:“相信陛下只要见到楚毅兄弟你安然无恙陛下也就安?#29287;恕!?br />
    说话之间,谷大用、楚毅二人便进入了大殿当中,楚毅?#23545;?#30340;就看到朱厚照坐书案之前,看那架势用是在练字。

    要知道以朱厚照跳脱的性子,想要让他安静下来练?#21482;?#30495;没有那么容易,所以说这会儿看到朱厚照在那里按捺性子练字,楚毅就能够看出朱厚照其实心中并没有那么平静。

    听到了脚步声,朱厚照不禁抬头向着几人看了过来,当看到大步而来的楚毅的时候,朱厚照不禁眼睛一亮,一颗心落了下去,将手中毛?#21490;?#19979;,含笑看着楚毅、谷大用二人。

    “楚大伴,看到你安然无恙,朕也就安?#29287;耍 ?br />
    楚毅一脸感激之色向着朱厚照一礼道:“奴?#20037;?#38491;下如此关爱,心中惶恐,还请陛下以龙体为重,莫要伤了龙体才是。”

    朱厚照摆了摆手道:“肯定是谷大伴同你乱说了什么,朕还没那么不经事,无非就是半宿没?#34892;?#24687;罢了。倒是楚大伴你,这一夜怕是惊心动?#21069;傘!?br />
    说着朱厚照拉着楚毅道:“楚大伴,快给朕讲一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毅微微颔首向着谷大用道:“谷兄弟,通知御膳房,为陛下?#24613;?#26089;膳!”

    谷大用道:“早膳早已经备好,不过陛下却是坚持要等你来了再开?#21152;蒙牛 ?br />
    朱厚照笑着道:“谷大伴,通知御膳?#30475;?#33203;,你去隔壁将杨阁老请来,今日朕要摆宴与杨阁老共餐。”

    楚毅已经?#28216;?#36890;口中得知杨廷和的事情,却是没有想到杨廷和?#35895;?#34987;朱厚照留在这豹房当?#23567;?br />
    看了朱厚照一眼,楚毅心中明白这是朱厚照故意的,杨廷?#25237;?#20110;朝中文武的影响太大,如果说在他捉拿黄淮?#28909;?#23478;眷的时候,杨廷和暗中联络文武百官的话,说不定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

    朱厚照将杨廷和留在这里,摆明了就是为他剔除杨廷和可能会造成的不?#21152;?#21709;。

    朱厚照似乎注意到了楚毅的神色反应,不禁冲着楚毅眨了眨眼睛,一副我是不?#20146;?#30340;很棒的模样。

    楚毅心中暗暗感叹,说到底朱厚照不过二十余岁,如果不是身为帝王而是出身于?#36824;?#20043;家的话,他可能会活的非常的洒?#36873;?br />
    一阵脚步声传来,楚毅闻声望去,就见一道身影同谷大用一同自一旁的偏殿走了过来,不正是朝堂第一人,内阁首辅杨廷和吗?

    看到杨廷和,楚毅面露笑意上前一步冲着杨廷和拱手道:“见过首辅大人。”

    杨廷和连忙还礼道:“廷和见过总管大人,总管大人一夜没?#34892;?#24687;,精神?#35895;?#27492;之好,真是令老朽羡慕啊。”

    楚毅笑着道:“首辅大人老当益?#24120;?#25805;劳国事,才是楚毅应当学习的。”

    二人客套的时候,已经?#34892;?#30417;将膳食摆放整齐,就听得朱厚照向着楚毅还有杨廷和道:“楚大伴,杨卿家,今日便陪朕在这里用膳。”

    能够陪天子用膳这是一种荣幸,非是天子宠信之臣的话?#25797;?#26377;几个人会有这般的待遇。

    杨廷和与楚毅连忙?#36824;?#20108;人各?#26376;?#24231;,满桌的色香味俱全的御膳,差不多十几个菜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却是朱厚照特意命人加了几样菜,平日里朱厚照其实根本就不会?#24066;?#24481;膳房?#24613;?#22914;此之多的?#20849;恕?br />
    朱厚照笑道:?#21322;?#29305;意命人加了几样川菜,若是朕没有记错的话,卿家乃是四川成都府人?#24076;?#19981;?#33080;?#19968;尝,这川?#19997;?#36824;合卿家?#30446;?#21619;!”

    杨廷?#25237;?#26102;一副感动莫名的神色,向着朱厚照道:“老臣蒙陛下厚爱,感激涕零。”

    说着杨廷和擦去眼角泪水道:“让陛下,楚总管见笑了!”

    楚毅看到杨廷和那再自然不过的反应心中不禁感叹,这就是一个演技精湛犹如影帝一般的老狐狸啊,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杨廷和忠心耿耿,一心效忠朱厚照呢。

    我真没睡着啊,真的,迟到的第四更送上,求月票,打赏啊。

    老作者古月的书,神游诸天虚海中午上架,?#19981;?#30340;不妨瞧一瞧。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