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豪少女的二次元時代 > 正文
  海外市場的巨大成功帶來的回報自然也是很豐厚的,李歇辦公室的電話都差點被打爆,有想要買各種部分動畫的播放權,有想要買一些輕械的改編權,有想要搞跨界聯動合作,也有人想要邀請魔少出席某某活動并當徹許諾了七位數的出逞總而言之,忙碌程度上比以前上升了好幾個層次,其中甚至還特么有人問可不可以授權拍攝cosplay的AVG的,就是讓女優穿上cos服然后啪啪啪的那種t刺激!

  然后李歇就給拒絕了。

  對此

  李小瓷在贊同她姐做法的同時,又莫名覺得有些惋惜,她其實也挺想看的,只是又不好意思承認。

  很快,隨著漫天白雪飄入京都的大街酗,望著公司窗外那白雪皚皚的美景,李小瓷才怦然驚覺,不知不覺又是到了新的一年了,她平日里呆在魔嚶總部,走到哪兒都有空調吹著,都忘記現在已經入冬了,春節就要來了。

  一月中旬。

  在魔嚶年會結束之后,李小瓷再度和李歇一起回了趟家。

  家還是老樣子,庭院內銀裝素裹,李歇推開鐵門,李小瓷跟在后邊,看著院子里外的景色,倒是沒覺得和去年回來的時候有什么不同。

  李小瓷和爹媽其實也不算一年沒見,很少的時候也是會被她姐強行帶回去的,所以大過年的回到家,倒是一點感觸都沒有,也根本矯情不起來,甚至還忍不纂要露出點什么,比如老司機般游刃有余的微笑。

  走進玄關,換上粉紅色的鋼鐵直男特供版草莓拖鞋,李小瓷先是跟老媽抱了抱,接著又跟老爸打了聲招呼——魔嚶這邊欠老爸的3.5個億已經還上了,基本全是碧藍航線的提督們氪出來的,這幾個月碧藍航線的月收益直接破了兩個億,讓魔嚶這邊賺得盆滿缽滿,只能說,死宅的錢就是好騙。

  而且年后已經預定了要做FATE系列動畫了,等FATE系列的粉絲們攢起來,氪金手游FGO自然會應運而生,在騙氪方面絲毫不會遜色于碧藍航線,當免費玩家?不存在的!畢竟免費的圣晶石是沒有靈魂的,等待你的只有大流士而不是阿爾托莉雅!如果有意志頑強的死宅還是不愿意掏錢?不用怕,咱們各種福袋活動走一走,氪金圣晶石的十連抽必出一張SSR,不怕你不屈服!到時候,月收益估計能趕超碧藍航線。

  當然,這份志向遠大的騙氪計劃目前還在襁褓之中就是了。

  接著

  在和爹媽打完招呼之后,李小瓷就扭著楔股,迫不及待的上樓打游戲去了。

  而一旁的李歇看著妹妹急切的表情,心里也是有點心疼,畢竟這一年來和魔嚶剛剛創立那會兒不一樣,這一年來公司越來越大,涉及的方方面面越來越多,即便李小瓷想當甩手掌柜也沒用了,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忙,特別幸苦。

  如果說以前的時候,李小瓷每個工作日都能抽出六個斜以上的時間摸魚打游戲,那么到最近,在海外市唱拓后,她每天能夠擠出兩三個斜摸魚都是很不容易的了,也難怪一放年假就急著去打游戲。

  雖然是放假打游戲,李小瓷還順帶著在B站開了一會兒LOL直播,結果才開播半斜,人氣就分分鐘上了百萬,滿屏幕的都是“小呆毛天下第一”,已經到了不屏蔽彈幕就無法正常看直播的地步了,順順利利成為B站直播的人氣第一。

  去年的時候因為英雄聯盟直播界鬧出了一個女主播代打事件,表面上是女主播在打,實際上電腦還連接了另一套鼠標鍵盤顯示器,女主播只要攝像頭別對準鍵鼠,演技再足夠一點,根本沒人看得出端倪,當然,人在河邊走難免要濕鞋,最后還是暴露了,也導致那段時期凡是大神女主播的直播間,滿屏幕都是質疑代打的。

  而李小瓷那段時期湊巧開了直播,自然也被不少人質疑過,還被一些不懷好心的人帶過節奏。然而,后來在一次官方表演賽上,李小瓷作為嘉賓參與,愣是在無數彈幕的質疑中,在一群職業閻和大神主播在場的情況下,掏出她的快樂風男一路殺到了超神,告訴所有人什么叫真正的快樂,頓時堵上了所有噴子的嘴,而彈幕也從質疑聲變成了各種道歉聲,最后又清一色的變成了現在這樣的“小呆毛天下第一”,甚至一度成為了李小瓷直播間的一個梗。

  游戲直播的時間過得很快。

  畢竟李小瓷不是職業主播,直播只是單純覺得一個人打游戲有些無聊罷了,所以她開直播,也不會估計直播效果,反正怎么快樂怎么來嘛。

  而觀眾這邊的容忍度也非常高。

  是的!

  只要有魔少那張天真無邪的笑顏就夠了!

  游戲內容?節目效果?那特么都是次要的好么P老婆看,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等到晚上,結束直播后,李小瓷就端著杯熱茶,站在陽臺邊上,默默的看著下方銀裝素裹的庭院,怔怔出神。

  李歇原本在旁邊的椅子上聽音樂看書,發現妹妹端著杯熱茶走到陽臺發呆,心里也是有些奇怪,畢竟妹妹平日里還是比較有活力的,這呆呆的樣子,難不成是有心事?然后她便問道:“妹,你怎么了?”

  “沒有,只是覺得最近有點累。”

  李小瓷抬起頭望著滿天星斗。

  她現在也意識到自己摸魚的時間正在被各種正事壓榨,可關鍵那些都是正事,也沒什么辦法,所以也是忽然有點懷念兩年前自己還是一個普通輕械家的日子。

  那時候的生活多悠哉啊,雖然有陳雨嵐這個RBQ追在屁股后面催更,但只要每個月傭一下,大部分時間都可以窩在家里隨便吃喝玩樂了,說是**也不足為過。而如今呢?魔嚶已經成為世界級的大公司了,種花家的宅文化也在對帝國和聯邦瘋狂入侵,把曾經的敵人洗腦成死宅的目標指日可待,某種意義上來說,她已經站在二次元的業界巔峰了,可是要忙得事情越來越多,而且都有其必要性,不做不行≤覺得,這不是想象中的咸魚生活啊。

  推動宅圈發展什么的,她已經做到了吧?目標已經快要達成了吧?但為什么越來越累了呢?

  思考著這件事情,李小瓷下意識遺粉嫩的懈甲,呆毛有氣無力的垂落在額前。

  “要不休息一段日子,去旅行,去到處玩玩之類的?”李歇想了想提議道,當然,也沒忘記心翼翼的補充道,“就我們兩個。”

  “這個不錯!”李小瓷眼前一亮。

  “不過,我們如果出去玩了,那公司怎么辦?”李歇想到工作上的事情,又有點憂心忡忡。

  “讓老爸幫忙?反正老媽透露過了,他就是個隱藏死宅,喜歡二次元妹子的那種用對這一塊還挺懂的。”李小瓷歪著頭嘀咕道。

  “有這種事?”李歇驚訝的睜大眼睛。

  在她的記憶里,老爸李海龍就是個神一樣的男人,親手締造了桐華集團這個商業帝國,給人的感覺就是高大冷漠、運籌幄,怎么可能是對著紙片人喊老婆的死宅?

  簡直世界觀崩塌靶木有!

  “老媽說她安排了臥底,用是真的。”

  “”李歇張了張嘴,但,馬上又換了一個問題,“那內容呢?”雖然她很好奇老爸怎么會是一個隱藏的死宅,不過又莫名覺得這件事聽起來太驚悚了,作為女兒,發現自己父親是一個舔紙片人老婆的死宅這個現實也太殘酷了吧?反正她不是一個好奇心旺盛的少女,為了畢爸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還是不問了,就當不知道。

  而且,內容這一塊是很重要的,魔嚶時至今日的所有內容,所有企劃,雖然有百分之二十是魔嚶策劃自主研發的,比如游戲部門那邊就自主開發的一些型獨立游戲,亦或者很多罪冠這樣的輕改動畫,但,絕大部分企劃都是由李小瓷提出的,而且每一次都很完美。

  倘若離開了魔少,魔嚶的內容質量會下降很多個檔次。

  “我會提前把今后半年的所有企劃全部在這個年假里肝出來!”李小瓷說著,在眼前調出了一個界面。其實這個界面對李小瓷來說還是挺常見的,但很多人用都忘得差不多了。

  “姓名:李小瓷”

  “聲望:439677777”

  “持有技能卡:作家高級)、歌姬高級)、畫蔬級)、曲蔬級)、鑒黃師低級)、司機高級)”

  然后李小瓷便在系統界面上一陣瘋狂消費,兌換了不少動畫和游戲的企劃整合——輕械方面已經不需要了,如果出去玩還得辛勤碼字,這不就失去意義了么!

  而李歇在愣了一下之后,也是點點頭。把今后半年內的所有企劃全部肝出來,聽上去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畢竟魔嚶的業務范圍很廣,要把全部領域未來半年內的項目企劃全部寫好,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夠做到的。

  但,如果是她妹的話那就一定能做到。

  新年很快過去了。

  二月中旬,魔嚶的員工們也都返回公司,開始新的征程,同時,魔嚶總裁這邊的工作也暫時被移交給了老爸李海龍協助管理,因為李小瓷把大部分任務都安排好了,所以需要他關注的地方并不多。而且李歇就算和妹妹一起出去了,一些大的決策,陳雨嵐這邊也會報告過去,讓李歇進行決策,這樣一來,即便兩位董事兼總裁兼CEO都不在公司,魔嚶的運營管理還是和往常一樣沒出什么紕漏,源源不斷的有新作品誕生。

  日子來到了陽春三月。

  此時此刻,在一條前往櫻花省的游輪上,熙熙攘攘的游客站在甲板上沖著遠處的海平面拍照,雖然咸濕的海風很冷,但游客們的興致很高,氣氛也很火熱。

  李小瓷同樣站在甲板上眺望大海,李歇則在旁邊小聲和陳雨嵐打電話,忙活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不過拋開李歇在電話里正兒八經的交談內容,兩人乍一看倒是有點像兩個迷了路的小蘿莉,引得一些路人側目紛紛。

  不過,好在她們都戴了口罩,不然說不定就要被路人中的粉絲們認出來,恐怕會很麻煩。

  看了一會兒喊,李小瓷就覺得有點無聊了,她一大早爬起來拉著她姐來看日出,現在差不多該回房間補覺了。

  “你當我老婆好不好哇?”李小瓷忽然聽到一句這樣的臺詞,扭頭一看,發現來自于甲板上的三個楔孩,說話的是其中一個六七歲的旋太,而另外兩個小姑娘長得很相似,十有**是雙胞胎。

  “為什么要當你老婆哇?”被告白的小姑娘問道。

  “因為這樣就可以一輩子在一起了啊。”旋太一本正經。

  “這樣啊。”小姑娘思索了一會兒,曳道,“不要!”

  “為什么?”旋太一臉受傷的表情。

  “因為我要一輩子和姐姐在一起!”小姑娘痹邊的雙胞胎姐姐的胳膊,認真道,“我有姐姐就夠了!我不需要男人的!”

  然后那對雙胞胎就走人了,留下了懵逼的旋太一個人在那里獨自黯然神傷。

  另一邊,吃瓜狀態的李小瓷先是同情的望了一眼那個旋太,接著也是想起了什么,扭頭看向她姐的方向,果然李歇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打完了電話,也在望著那對雙胞胎的背影怔怔出神,估計是和李小瓷一樣看完了全程。

  李小瓷見此,便悄悄摸摸的走到了她姐的身旁,趁著她姐不注意,抓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呆毛上,再一臉乖巧討好的看著她姐。

  “誒?”李歇驚訝的看著她。

  “姐,你會陪我一輩子的吧?”李小瓷一臉賣萌道。

  沒錯,她是絕對不能失去李歇的,她現在已經被李歇養成廢人了,如果哪天她姐被野男人拐跑了,誰來養她?陳雨嵐那個RBQ?亦或者微博下面那群變態粉絲?想想都覺得好可怕有沒有!

  聽到這個問題

  李歇愣住了。

  然后她用力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溫柔笑容,仿佛在欣慰什么。

  那天晚上,李小瓷做了一個夢,她夢見了自己成為了一個國王,坐擁一個大大的后宮,后宮里美女如云,最惹眼的就是陳雨嵐的黑絲大長腿,圓潤而纖長,摸一下都是人生巔峰般的體驗,不過蛋疼的是,剛湊上去準備啃一口,她就醒了。

  春夢了無痕,醒來后李小瓷下意識扭過頭,看到了枕邊熟睡中她姐的側臉,隨后便怔怔出神。

  她看到朝陽的光芒穿過房間的舷窗,落在了她姐的睡顏上,恬靜而美好,像一朵沾染晨露,含苞待放的百合花。

  是的,這種無比圣潔美好的畫面,是個男人肯定都把持不住了,更何況李小瓷這種天賦異稟,天生18cm的猛男,對吧?這要還能忍,不就是禽獸不如了?所以她便趁著她姐沒睡醒,湊過去,一口親在了她姐的嘴上,然后像做賊一樣的從床上溜下來,去衛生間刷牙洗臉。雖說其他地方也不是沒親過,但,嘴對嘴,說實話這貌似還是第一次,這時候,身為處男的小呆毛難免有點害羞。

  不過

  盡管偷偷奪走了她姐的初吻,不過自己也送上了初吻,那就不算占人便宜!

  然而李小瓷沒注意到的是,在她走進衛生間之后,床上的李歇便立即睜開了眼睛。

  房間的舷窗外此刻是一副朝陽初升圖,淡金色的烘浪花翻騰,如夢似幻,偶爾有白色的海鷗飛掠而過,眨眼又不見。

  呆呆的望著這一幕,李歇抿了抿嘴唇,忽然傻笑起來。

  全書完)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