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09;?#38144;售火爆,那就添加机器、增加工人、加大产量、增大烟草走私数量。

    就在江浩谋算的时候,手下一个组长萨卡度?#22812;?#26469;,神情?#34892;?#24613;悄汇报道,

    “老板,卢卡大哥那边可能出了事情,船本应该前天回来的,可是晚了一天,我用电报询问那边,他们说前天卢卡大哥就已经出发了,?#19968;?#30097;他们在海上出了事,不知道是海难还是被意大利舰庭了。”

    江浩皱眉,损失一趟货物?#36824;?#31995;,如果卢卡被抓,他会失去一条得力臂膀,这是他不愿意接受的。

    “派船去海上搜寻,再和阿迪联络,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花钱?#22812;?#31995;,探听是不是被狐扣下了,?#36824;?#29983;死,都要查出卢卡的确切消息。”江?#21697;愿?#36947;。

    “是的老板。”萨卡度应道。

    到了晚上,有了确切消息,卢卡确实是出事了,并不是风浪?#21697;?#20102;货船,而是被意大利狐的巡逻舰庭住,连船带人都给扣押了。

    达维、萨卡度、巴沙利、法比奥、卡萨尼几个人都来了,达维问道:“老板,现在怎么办。”

    江浩沉吟了一下说道:“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我们经常在海上走私,被狐扣押很正常,我想过有这一天,达维,你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狐的关系,花多少钱?#36824;?#31995;,设法把卢卡他们救出来。”

    “我试试老板。”达维道。

    ?#36824;?#20182;们和狐确实没有多少联系,想要找到关系把卢卡弄出来应该非厂难。

    所以江浩要安排好后续的事情。

    “萨卡度,你是卢卡的副组长,熟悉船上那几个伙计的情况,凡是有家庭的,每家送去5000抚恤金,告诉他们,只要有我们在,每个月都会给他们发一?#26159;?#32477;不会让他们饿肚子。”

    萨卡度赶紧道:“我明白了老板,?#19968;?#20570;好安抚工作。”

    听到江浩会给被抓的人家里继续发钱,而不是直接抛起,这几个人心里都感觉一热,跟着这样的老板,才有前途和干劲。

    江浩继续道:“我们的生意不能停,达维,眷组织一批货?#35828;?#31361;尼斯,法比奥,你来负责下次的运输,弄回我们急需的烟丝。”

    “好的老板。”达维和法比奥一起应道。

    安排好事物,手下们去忙了,虽然出了一些事情,损失几个手下,可江浩的安排,却并没有让组织气势下降,反而因为江浩体恤下属,赢得了更多?#35828;?#29233;戴和尊敬。

    只是?#19978;?#20102;卢卡这个好帮手。

    可是几天后,事情出现了戏剧性?#35851;?#21270;,卢卡回来了,江浩见到卢卡站在自己面前也是附惊讶,“卢卡,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卢卡笑笑,“老板,我不是跑出来的,狐把我放了。”

    “怎么回事?”江浩诧异问道。

    “老板,那天我们正在海上行船,忽然旁边开来一?#24050;?#36923;舰艇,然后对着我们喊话,我?#21069;?#29031;您之前的布?#20040;?#20986;了意大利旗,对方依旧让我们停?#24405;?#26597;,要不然就直接炮轰,我们只得停下。”

    ?#22885;?#20179;的烟丝根本无法隐蔽,然后我们8个人就被抓了,在舰艇上关了一天,然后被带到一个狐军事基地,又在一间黑房子里关了一天,这才有人提审我们。”

    “我们自然是誓?#21862;?#35828;,后来来了?#24187;行?#23448;,让所有人出去,私下和我说,他们并不想把我们怎么样,?#36824;?#20182;们要参与我们的生意。”

    江浩听的也是惊讶:“狐,要参与走私。”

    “是的,他们就是要参与走私,对方要六成利润,?#36824;?#20182;们保证,我们在突尼斯海峡上的船只,从此以后将畅通无阻,他们甚?#37327;?#20197;开巡逻舰给我们护航。”卢卡道。

    江浩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军舰给走私船护航,还真是闻所?#27425;擰?br />
    “还有吗?”

    “我?#31508;本?#24471;他们要的太多了,德国人要四成利润,狐要六成利润,我们?#24576;?#30333;干了吗,我?#25237;?#26041;砍价,可那个狐上校咬死了要六成,他说他们分摊这笔利润的人很多,包括上层,如果少了不值得冒险。”

    “这么大的事情我无法决定,告诉对方我必须请示老板,他们就把我放了,?#36824;?#29926;莱罗他们8个人依旧被扣在狐基地,那名狐?#34892;?#35828;,如果我们不同意,那这项生意就此作罢,?#36824;?#25105;们的船和人就别想离开了,瓦莱罗他们会被送近监狱。”

    江浩想了想,对卢卡道:“去把达维他们几个叫来。”

    卢卡出去叫人,江浩陷入?#20102;跡?#26102;间不长达维几个骨干过来,江浩又让卢卡仔细说了一遍,众人听完无不皱眉。

    江浩看看几人,说道:“我决定同意狐的要求。”

    “老板,如果答应狐,那咱们就成了白给狐和德国人干活了,可如果不答应,瓦莱罗他们几个就别想回来了,真是混蛋啊。”达维气呼呼的说道。

    江浩笑笑,道:“卢卡,账目不是那么算的,我们走私食物到突尼斯,德国人分6成利润,意大利狐要4成利润,我?#21069;?#24178;。”

    “对啊,我?#21069;着?#19968;趟,还要搭上人工。”众人说道。

    “别着急,听我继续说,回来的时候,德国人是不参与烟草利润分成的,只有意大利狐,他们依旧要分去6成,我们分烟草利润的4成,而这4成烟草利润,足够我们补齐所有支出,还能赚一笔,对不对。”

    众人想了想,点点头。

    “可这样,我们还是相当于白干啊。”法比奥问道。

    “不,对我们来说,最大的?#20040;?#23601;是得到了烟草,我们现在有自己的卷烟厂,烟丝?#35828;?#23736;上,生产出香烟的这部分利润,可是完完全全属于我们的。”

    众人恍然大悟。

    对啊,从烟丝变?#19978;?#28895;,烟丝的价值可以增值四五倍,这才是利润大头呢。

    江浩继续道:“这也是一个好机会,能攀上意大利狐这条线,从此以后,在海上我们将没有任何阻碍,可以明目张胆的走私,还有军舰护航,以后我们不必在偷?#24471;?#25720;的晚上出发,不必半个月?#25490;?#19968;趟,今后整个突尼斯海峡,将是我们的后花?#21834;!?br />
    江浩意气风发的说道。

    脸上露出笑意。

    https:

    天才?#24187;?#35760;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