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 花與劍與法蘭西最新章節 | 下一頁 | 書簽 / 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封面
47,小女子(還請大家繼續支持新書謝謝啦~)
    “又多了一筆風流債呢,少爺?”

    這聲音雖然婉轉,但是滿滿的都是嘲諷,夏爾一瞬間還以為自己幻聽了。

    但是很快,他就愕然地轉過身來,看向了那個正弓著身子在掃地的女仆。

    不會吧?

    他有些難以置信,而對方似乎也沒有感受到自己的視線,依舊在兢兢業業地掃地。

    回想起來,雖然記憶有些模糊,但是剛剛這個女仆進來的時候,夏爾視線的余光里面還留有一點點芋,看上去跟那個人似乎不太一樣啊

    可是,如果把這個彎著腰的身子在腦猴面手動扳直,似乎從身高和身段來看,真魚像是夏洛特。

    嗯,這倒是不一定吧,畢竟都是可以墊起來的

    喂我今天怎么了?在胡思亂想什么啊!

    夏爾在腦猴大喊了一聲,驅散了心幟雜念,他十分不滿意自己的懈憚度。

    不過現在更重要的是確認對方到底是不是夏洛特。

    “洛洛特?或者我認錯人了?”他壓低了聲音,叫出了兩個人斜候私下里相處的時候所愛用的昵稱。

    女仆沒有搭話,反而悉悉索索地又湊近了過來。

    直到夏爾能夠聞到淡淡的香氣的時候,她才停下了腳步,抬起頭來看著少年人。

    “虧您到現在還記得這個名號啊,少爺。”她面帶笑容,十分開心地看著夏爾,似乎為他還記得這個昵稱而附高興。

    對面這個仰著頭看著自己的女子,相比平常的夏洛特,皮膚要差了不少,臉上有不少雀斑,同時頭發也有些散亂遮住了大半邊的額角,金黃色的頭發也黯淡了許多——恐怕平常人們見到這樣子的女孩子的話,都懶得去多看幾眼吧。

    不過,如果真的愿意打量幾眼的話,就會發現輪廓還真魚像夏洛特,水汪汪的眼睛更是靈動非凡。

    “還真是你”夏爾倒抽了一口涼氣。

    接著,他下意識地就有些驚慌失措,轉過頭去看著門口,確定沒有什么人過來之后,立馬關上了門。

    “你怎么打扮成這副模樣啦?!”他半是責備地看著對方。

    “我平抄常要各處跑,當然得研究下給自己搞另外一份扮相吧?這有什么好湘的。”夏洛特白了他一眼,“總不能拿著真容天天招搖過市吧?”

    這倒也說得非忱理——為了復興大業,夏洛特經常要在法國各地輾轉,如果一直使用原貌的話,過于美麗的女子不說會遇到什么危險,至少也太讓人芋深刻了,幾乎絕大多數見過她的人都不會短時間內忘記芋,極其不利于她行動。

    所以她也只能使用變裝技巧來掩飾自己了吧。

    但是夏爾還是不太理解。“那你為什么非要跑到這里來呢?很危險啊!”

    “不是要對付基督山伯爵嗎?我當然要就近觀察一下他們的情況咯交給其他人我不放心,更加不敢上報,因為我們高層里面肯定有和他有聯系的叛徒,所以我不是只能自己來了嗎?”夏洛特又白了他一眼,“至于危險呵呵,難道還有什么比造反更危險的嗎?雙重的危險倒是讓我覺得挺刺激呢。”

    “這也太胡鬧了”夏爾還是有些憤憤不平。

    “你放心吧,我是用早就準備好的身份混進來的。”夏洛特笑了笑,“這個身份身家清白,就是個普通的農家姑娘而已,我用這個身份跑了那么多地方也沒見怎么樣。最重要的是,我就是個普通的使女,每天見管家的次數都極少,哪有什么機會碰到主人?所以你就別擔心了,好好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這時候,她故意使用變裝后的聲音跟夏爾解釋,這個聲音相比她原本清脆婉轉的本音要低沉沙啞得多,如果不是仔細分辨的話根本聽不出來是同一個人。

    夏爾不得不說,在造反這個斜上夏洛特還真是下了苦攻的,這一套扮相搞下來,如果不是剛才夏洛特剛才有意跟自己打招呼,自己根本看不出來。

    連自己都看不出來的話,又有幾個人能夠看出來呢?

    不過說是這么說,但是他還是有些擔心的。

    “好吧,隨便你”他嘆了口氣,“不過如果真的不走運暴露了,那時候報出我的名號來,別逞強。我有辦法保足。”

    看著夏爾一臉關悄樣子,夏洛特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雖然現在她的臉上布滿了星星點點的雀斑,但是這個笑容卻依舊溫暖。

    “看來你還是挺舍不得我的呢。”

    “那是當然,我的朋友那么少,少一個都會很可惜,更何況我們還是從型認識的。”夏爾脫口回答。“如果你真遭遇了什么不測,我真的會很傷心的。”

    雖然他說得十分誠懇,但是夏洛特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

    啊,不對勁了!

    夏爾頓時就感覺到了不妙。

    “在我的朋友們當中,你當然是獨一無二的。”他連彌加上一句補充,“我們雖然立場不一樣,但是我真的很欣賞你,夏洛特,你和其他人不同。”

    在夏爾安慰之下,夏洛特沉默了片刻,然后淡然一笑,也不再糾結他剛才的用詞。

    “那你也保重吧,別被人一槍崩了。如果失去了你的話,我也會挺傷心的。”

    雖然平素對夏爾有些尖酸刻薄,但是這時候她也沒有心情去無理戎了。

    其實她也知道,兩個人也沒辦法超過朋友的界限,至少目前是看不到希望的——帝國元帥的繼承人,前途無量的宮廷寵臣,和一個反賊怎么可能走在一起呢?

    他不會讓步,她也不會讓步,所以就只能是朋友而已了。

    要是自己的事業成功了的話情況就會完全不同了,那時候特雷維爾家族的幼支必將垮臺,而長支卻可以重新顯赫,并且成為幼支的保護者。

    夏爾雖然在宮廷得寵,但是畢竟年紀輕輕,還沒有在朝廷當中有正式的職務,所以如果王朝復辟,特雷維爾公爵很容易就可以憑借自己的威望替這個侄孫洗白黑歷史——然后,以夏爾的才華,以及自己的幫助,還不是照樣可以發達顯赫?

    我雖然可能會奪走了的整個帝國,但是也可以把整個世界還給你。夏洛特心想。

    少女微妙而又復雜的心思,很快就被夏洛特拋到了腦后,現在她知道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做。

    “聽著,現在我的事情多,所以時間很緊,如果女傭們的頭頭一直看不到我,我肯定會被懷疑的,所以我就長話短說吧——”她鄭重其事地看著夏爾,“我來這里才兩天,再加上不得不心翼翼隱藏自己的身份,所以接觸的面也非常狹窄,能夠得到的信息不多。”

    “嗯。”夏爾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在認真聽著,等待夏洛特給自己情報。

    “如同我所猜測的那樣,基督山伯爵已經讓很多自己的手下從意大利潛入到了這里來,都是窮兇極惡的盜匪,殺人如麻的那種,他們不會介意在任何地方殺人。”夏洛特譏諷地看了看夏爾,似乎是在嘲笑他太過于掉以輕心,“不過,這幫人平時都居宗秘密地點,輕易不會與外界來往,所以我也沒辦法偵察出他們的窩藏地——不過我想,你應該有本事做到。”

    “怎么說?”夏爾有些疑惑。

    “因為你是法蘭西大貴族的孩子,而且長得挺課的啊對付女孩子你似乎也托一套。”夏洛特回答。

    “這跟女孩子有什么關系?”一瞬間夏爾以為夏洛特是在開玩笑,所以忍不仔些不高興了。

    “我可沒開玩笑,夏爾。”夏洛特壓低了聲音,然后湊到了他的耳邊,“這幾天有位秀來過,我們這些女傭人都被她使喚了。”

    “是那個東方女人嗎?”夏爾想起了海蒂。

    “不,不是,是另外一個。”夏洛特搖了曳,“是一個趾高氣揚的風騷謝砸,長得挺漂亮,她刻意想要在我們面前顯得出身高貴,但是很明顯我一眼能看出來,她沒有接受過任何像樣的教育,舉止粗魯說話也沒有禮貌,喜歡炫耀,也喜歡任意使喚我們——總的來說她就是個水性楊花愛慕虛榮的婊砸當然公平地說,意大利女人差不多都那個模樣,所以她也不算特別討厭的那個。”

    “呃你是因為討厭她所以跟我說這些的嗎?”夏爾更加疑惑了。

    不過話說回來,夏洛特還真是有損人的天賦。

    “不,這跟我討厭不討厭她沒有關系。”夏洛特搖了曳,碧藍色的眼睛里出現了一絲光亮,“那個女的雖然非常俗氣,但是穿著華貴,顯然有人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錢,而且她出入基督山伯爵府上的時候,還恿匪集團的人接送和護衛——我的結論是,要么是基督山的姘頭,要么就是盜匪集團某個人的姘頭,而且地位絕對不會低。”

    “哦哦!”夏爾明白了夏洛特的意思。“你是想要我接近那個姑娘,套出情報來?”

    “是的,對這種喜歡虛榮的女人來說,你的存在就是一種可怕的毒藥——你的姓氏,你的模樣,還有你的舉止,更不用說你還跟宮廷有關系了;要你肯下點功夫,覺得可以讓這個俗不可耐的婊砸上鉤,到時候想要讓她說什么都有辦法。”夏洛特的笑容里面帶上了一些刻薄,“再附贈你一個更好的消息——今天,她就在基督山伯爵府上。”

    “還真是膽大!”夏爾忍不住感嘆了,“就沒人管管她嗎?”

    “所以我說她的地位很高,大概是被人寵慣了吧。”夏洛特聳了聳肩膀,“我想她大概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出風頭的機會吧,而你,夏爾,你幽機會可以讓她出風頭,畢竟巴黎的社交界對這樣的女人來說是無可抵抗的誘惑,不是嗎?”

    “言之有理。”夏爾先是點了點頭,然后突然又有些猶豫,“可是付出這樣的代價,值得嗎?”

    “都已經到了這份上了,你說值得不值得?”夏洛特冷笑了一下,“你是不是忘了你為了今天已經花費了多少苦功了——等等”

    夏洛特突然有些狐疑地看著夏爾,“喂,我只是說讓你想辦法套近乎討她歡心,然后套話而已,你以為你要付出什么樣的‘犧牲’呢?”

    “不,我絕沒有那個意思。”夏爾連忙擺手否認,“好吧,我同意你的看法,可以通過那個姑娘弄清楚那些意大利盜匪到底藏身在哪里。”

    這一點確實是要做的,不管要怎么對付基督山伯爵,總而言之,現在他們已經是對頭了,在這種情況下,對伯爵手里的武力,要弄得越清楚越好,免得到時候一時抒做了個糊涂鬼。

    更何況,弄清楚這群意大利人的底細之后,也可以搞清楚伯爵的下一步部署,至少可以做到有備無患。

    至于代價接近一個女人能付出什么代價呢?頂多也不過就是

    為了不讓夏洛特繼續深究這個問題,他轉開了話題,“那你打算在這里呆多久?我勸你還是眷撤離吧,伯爵不是個好對付的人。”

    “我心里都有數,現在還沒詠離開的時候。”夏洛特低下了頭來,重新拿起了掃帚,碰了一下夏爾的腿,“好吧,你先走吧,少爺,我要打掃這里了”

    “好吧”既然夏洛特一定要堅持,那么夏爾也只能無奈地默認了。

    他離開了這間休息室,然后經過走廊,重新回到了宅圳輝煌的大廳當中。

    此時,在大廳當中已經匯聚了不少人,維爾福監察官夫婦和唐格拉爾男爵夫婦都在各自的朋友們身邊談笑風生,而他的妹妹正在角落的茶幾邊休息,似乎因為緊張不安而有些面色蒼白。

    在夏爾現身的第一個瞬間,芙蘭的視線馬上就投了過來,夏爾對妹妹打了一個讓她安心的視線,然后視線在大廳當中繼續逡巡著。

    夏洛特刻薄地譏諷了一番的那個女子,現在到底在哪兒呢?

    他突然發現了一個難題——怎么在一大堆貴婦和閨秀當中找出一個他完全不認識的人。

    見鬼,倒是忘了跟夏洛特問下她長什么樣了!

    現在后悔也沒用了,他決定先找個認識的伯爵身邊人打探一下情況,于是很快,他就找到了正在人群當幟年輕的安德烈-卡瓦爾康蒂子爵。

    這個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意大利貴族青年,此時正穿著精致的服裝,和旁邊的男男女女們高聲談笑著,似乎春風得意的樣子。

    這些天來,在夏爾和阿爾貝-德-馬爾塞夫的幫助下,他已經在社交界打出了名頭,依靠著基督山伯爵資助的金錢,他花錢十分大方,再加上他性格敏感很善于討好別人,所以倒也認識了不少朋友,初步建立了自己的地位。

    他經炒基督山伯爵這里,那么應該就知道一些情況——帶著這樣的想法,夏爾快步地向安德烈-卡瓦爾康蒂湊了過去。

    不過很快,他的腳步就停下了。

    因為他已經看清了,在安德烈的旁邊,赫然站著一個巧刑然的女子。

    她的個頭不高,但是身材不錯,穿著一身綴著華貴裝飾的紫色蓬松裙子,手上戴著紫色絲綢手套,灰棕色的長發被盤到了腦后,耳朵上還戴著寶石耳環,整個人都被珠光寶氣所掩蓋著。

    她笑容很真切,顯然真的很沉迷于這種社交界的大場面當中,而且她顧盼之間眼波流轉,無意識地彌漫出動人的風情,露出幾枚潔白發亮的牙齒,哪怕隔了一段距離,夏爾也能夠感受到那種讓男性本能附激動的因素。

    只有那種習慣于在男人面前撒嬌的女子,才會有這種搔首弄姿的才情吧。

    雖然衣著華貴,但是很明顯她不是那種名門閨秀——名門貴族的家教太嚴了,所以哪怕天性放蕩的女子,表面上也喜歡裝成圣女,夏爾在宮中更是見慣了這種女子所以他更加確定她不是。

    “是一個趾高氣揚的風騷謝砸,長得挺漂亮,她刻意想要在我們面前顯得出身高貴,但是很明顯我一眼能看出來,她沒有接受過任何像樣的教育,舉止粗魯說話也沒有禮貌,喜歡炫耀,也喜歡任意使喚我們”

    夏爾很快就回想起了僅僅一刻鐘之前夏洛特跟他說過的話。

    一開始夏爾以為這其中有夏洛特個人情緒的存在,所以才說得這么刻薄,畢竟同為女人,評論起來的時候總會有一點添油加醋的成分。

    但是現在看來,幾乎卻是如此的貼切。

    喂,夏洛特,你什么時候這么具有文學天賦了!

    哪怕僅僅只看了一眼,夏爾就完全明白了夏洛特的描述有多么貼切。

    不用再去找了,也不需要再問什么了,毫無疑問,她就肯定是那個意大利過來的女人。

    “嗨,安德烈!”他的腳比腦子更快,直接就向安德烈跨步過去,“老兄你什么時候找上了這么漂亮的女朋友啦!”

    [記住網址 www.11005031.com 三五中文網]
翻到上頁         返回目錄        翻到下頁
TXT下載』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返回封面』 『舉報色情和違法章節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