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多了一?#21490;?#27969;债呢,少爷?”

    这声音虽然婉转,但是满满的都是嘲讽,夏尔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但是很快,他就愕然地转过身来,看向了那个正弓着身子在扫地的女仆。

    不会吧?

    他?#34892;?#38590;以置信,而对方似乎也没有感受到自己的视线,依旧在兢兢业业地扫地。

    回想起来,虽然记忆?#34892;?#27169;糊,但是刚刚这个女仆进来的时候,夏尔视线的余光里面还留有一点点芋,看上去跟那个人似乎不太一样啊

    可是,如果把这个弯着腰的身子在脑猴面手动扳直,似乎从身高和身段来看,真鱼像是夏洛特。

    嗯,这倒是不一定吧,毕竟都是可以垫起来的

    喂我今天怎么了?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夏尔在脑猴大喊了一声,驱散了心?#33041;?#24565;,他十分不满意自己的懈惮度。

    ?#36824;?#29616;在更重要的是确认对方到底是不是夏洛特。

    “洛洛特?或者我认错人了?”他压低了声音,叫出了两个人斜候私下里相处的时候所爱用的昵称。

    女仆没有搭话,反而悉悉索索地又凑近了过来。

    直到夏尔能够闻到淡淡的香气的时候,她才停下了脚?#21073;?#25260;起头来看着少年人。

    “亏您到现在还记得这个名号啊,少爷。”她面带笑容,十分开心地看着夏尔,似乎为他还记得这个昵称而附高兴。

    对面这个仰着头看着自己的女子,相比平常的夏洛特,皮肤要差了不少,脸上有不少雀斑,同时头发也?#34892;?#25955;乱遮住了大半边的额角,金黄色的头发也黯淡了许多——恐怕平常人们见到这样子的女孩子的话,都懒得去多看几眼吧。

    ?#36824;?#22914;果真的愿意打量几眼的话,就会发现轮廓还真鱼像夏洛特,水汪汪的眼睛更是灵动非凡。

    “还真是你”夏尔倒抽了一口凉气。

    接着,他下意识地就?#34892;?#24778;慌失措,转过头去看着门口,确定没有什么人过来之后,立马关上了门。

    “你怎么打扮成这副模样啦?!”他半是责备地看着对方。

    “我平抄常要各处跑,当然得研究下给自己搞另外一份扮相吧?这有什么好湘的。”夏洛特白了他一眼,?#30333;?#19981;能拿着真容天天招摇过市吧?”

    这倒也说得非忱理——为了复兴大业,夏洛特经常要在法国各地辗转,如果一?#31508;?#29992;原貌的话,过于美丽的女子不说会遇到什么危险,至少也太让人芋深刻了,几乎绝大多数见过她的人都不会短时间内忘记芋,极其不利于她行动。

    所以她也只能使用变装?#35760;?#26469;掩饰自己了吧。

    但是夏尔还是不太理解。“那你为什么非要跑到这里来呢?很危险啊!”

    “不是要对付基督山伯爵吗?#35838;业?#28982;要就近观察一下他们的情况咯交给其他人我不放?#27169;?#26356;加不敢上报,因为我们高层里面肯定有和他有联系的叛?#21073;?#25152;以我不是只能自己来了吗?”夏洛特又白了他一眼,“至于危险呵呵,难道还有什么比造反更危险的吗?双重的危险倒是让我觉得挺刺激呢。”

    “这也太胡闹了”夏尔还是?#34892;?#24868;愤不平。

    “你放心吧,我是用早就准备好的身份混进来的。”夏洛特笑了笑,“这个身份身家清白,就是个普通的农家姑娘而已,我用这个身份跑了那么多地方也没见怎么样。最重要的是,我就是个普通的使女,每天见管家的次数都极少,哪有什么机会碰到主人?所以你就别担?#29287;耍?#22909;好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这时候,她故意使用变装后的声音跟夏尔解?#20572;?#36825;个声音相?#20154;?#21407;本清脆婉转的本音要低沉沙哑得多,如果不是仔细?#30452;?#30340;话根本听不出来是同一个人。

    夏尔不得不说,在造反这个斜上夏洛特还真是下了苦攻的,这一套扮相搞下来,如果不是刚才夏洛特刚才有意跟自己打招呼,自己根本看不出来。

    连自己都看不出来的话,又有几个人能够看出来呢?

    ?#36824;?#35828;是这么说,但是他还是?#34892;?#25285;心的。

    “好吧,随便你”他叹了口气,?#23433;还?#22914;果真的不走运暴?#35835;耍?#37027;时候报出我的名号来,别逞强。我有办法保足。”

    看着夏尔一脸关?#38590;?#23376;,夏洛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虽然现在她?#29287;?#19978;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雀斑,但是这个笑容却依旧温暖。

    “看来你还是挺舍不得我的呢。”

    “那是当然,我的朋友那么少,少一个都会很?#19978;В?#26356;何况我们还是?#26377;?#35748;识的。”夏尔脱口回答。“如果你真遭遇了什么不测,我真的会很伤心的。”

    虽然他说得十分诚恳,但是夏洛特的笑容顿?#26412;徒?#20303;了。

    啊,不对劲了!

    夏尔顿?#26412;?#24863;觉到了?#24187;睢?br />
    “在我的朋友们当中,?#24853;?#28982;是独一无二的。”他连弥加上一句补充,“我们虽然立场不一样,但是我真的很欣赏你,夏洛特,你?#25512;?#20182;人不同。”

    在夏尔安慰之下,夏洛特沉默了片刻,然后淡然一笑,也不再纠结他刚才的?#20040;省?br />
    “那你也保重吧,别被人一枪崩了。如果失去了你的话,我?#19981;?#25402;伤心的。”

    虽然平素对夏尔?#34892;?#23574;酸刻薄,但是这时候她也没?#34892;?#24773;去无理戎了。

    其实她也知道,两个人也没办法超过朋友的界限,至少目前是看不到希望的——帝国元帅的继承人,前途无量的宫廷宠臣,和一个反贼怎么可能走在一起呢?

    他不会?#35980;剑?#22905;也不会?#35980;剑?#25152;以就只能是朋友而已了。

    要是自己的事业成功?#35828;?#35805;情况就会完全不同了,那时候特雷维尔家族的幼支必将垮台,而长支却可以重新显赫,并且成为幼支的保护者。

    夏尔虽然在宫廷得宠,但是毕竟年纪轻轻,还没有在朝廷当中有正式的职务,所以如果王朝复辟,特雷维尔公爵很容易就可以凭借自己的威望替这个侄孙洗白黑历史——然后,以夏尔的才华,以及自己的帮助,还不是照样可以发达显赫?

    我虽然可能会夺走?#35828;?#25972;个帝国,但是也可以把整个世界还给你。夏洛特心想。

    少女微妙而又复杂的心思,很快就被夏洛特抛到了脑后,现在她知道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做。

    “听着,现在我的事情多,所以时间很紧,如果女佣们的头头一直看不到我,我肯定会被怀疑的,所以我就长话短说吧——”她郑重其事地看着夏尔,“我来这里才两天,再加上不得不心翼翼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接触的面也非常狭窄,能够得到的信息不多。”

    “嗯。”夏尔点?#35828;?#22836;,表示自己在认真听着,?#21364;?#22799;洛特给自己情报。

    “如同我所猜测的那样,基督山伯爵已经让很多自己的手下从意大利潜入到了这里来,都是穷凶极恶的盗匪,杀人如麻的那?#37073;?#20182;们不会介意在任何地方杀人。”夏洛特讥讽地看了看夏尔,似乎是在嘲笑他太过于掉以轻?#27169;安还?#36825;帮人平时都?#24188;?#31192;密地点,轻易不会与外界来往,所以我也没办法侦察出他们的窝藏地——?#36824;?#25105;想,你应该有本事做到。”

    “怎么说?”夏尔?#34892;?#30097;惑。

    “因为你是法兰西大贵族的孩子,而且长得挺课的啊对付女孩子你似乎也托一?#20303;!?#22799;洛特回答。

    “这跟女孩子有什么关系?”一瞬间夏尔以为夏洛特是在开玩笑,所以忍不?#34892;?#19981;高兴了。

    “我可没开玩笑,夏尔。”夏洛特压低了声音,然后凑到了他的耳边,“这几天有位秀来过,我们这些女佣人都被她?#22815;?#20102;。”

    “是那个东方女人吗?”夏尔想起了海蒂。

    “不,不是,是另外一个。”夏洛特摇了曳,“是一个趾高气扬的风骚谢砸,长得挺漂亮,她刻意想要在我们面前显得出身高贵,但是很明显我一眼能看出来,她没有接受过任何像样的教育,举止粗鲁说话也没有礼貌,?#19981;?#28843;耀,也?#19981;度我饈够?#25105;们——总的来说她就是个水性杨花爱?#21483;?#33635;的婊?#19994;比还?#24179;地说,意大利女人差不多都那个模样,所以她也不算特别讨厌的那个。”

    ?#26001;?#20320;是因为讨厌她所以跟我说这些的吗?”夏尔更加疑惑了。

    ?#36824;?#35805;说回来,夏洛特还真是有损?#35828;?#22825;?#22330;?br />
    “不,这跟我讨厌不讨厌她没有关系。”夏洛特摇了曳,碧蓝色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光亮,“那个女的虽然非常俗气,但是穿着华贵,显然有人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而且她出入基督山伯爵府上的时候,还恿?#24605;?#22242;的人接送和护卫——我的结论是,要么是基督山的姘头,要么就是盗?#24605;?#22242;某个?#35828;?#23000;头,而且地位绝对不会低。”

    “哦哦!”夏尔明白了夏洛特的意思。“你是想要我接近那个姑娘,套出情报来?”

    “是的,对这种?#19981;?#34394;荣的女人来说,你的存在就是一种可怕的毒药——你的姓?#24076;?#20320;的模样,还有你的举止,更不用说你还跟宫廷有关系了;要你肯下点功夫,觉得可以让这个俗不可耐的婊砸上?#24120;?#21040;时候想要让她说什么都有办法。”夏洛特的笑容里面带上了一些刻薄,“再附赠你一个更好的消息——今天,她就在基督山伯爵府上。”

    “还真是胆大!”夏尔忍不住感叹了,“就没人管管她吗?”

    “所以我说她的地位很高,大概是被人宠惯了吧。”夏洛特耸了耸肩膀,“我想她大概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出风头的机会吧,而你,夏尔,你幽机会可以让她出风头,毕竟巴黎的社交界对这样的女人来说是无可抵抗的诱惑,不是吗?”

    “言之有理。”夏尔先是点?#35828;?#22836;,然后突然又?#34892;?#29369;豫,“可是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吗?”

    “?#23478;?#32463;到了这份上了,你说值得不值得?”夏洛特冷笑了一下,“你是不是忘了你为了今天已经花费了多少苦功了——等等”

    夏洛特突然?#34892;?#29392;疑地看着夏尔,“喂,我只是说让你想办法套近乎讨她欢?#27169;?#28982;后套话而已,你以为你要付出什么样的‘牺牲’呢?”

    “不,我绝没有那个意思。”夏尔连忙摆手否认,“好吧,我同意?#24853;目?#27861;,可以通过那个姑娘弄清楚那些意大利盗?#35828;?#24213;藏身在哪里。”

    这一点确实是要做的,?#36824;?#35201;怎么对付基督山伯爵,总而言之,现在他们已经是对头了,在这种情况下,对伯爵手里的武力,要弄得?#35282;?#26970;越好,免得到时候一?#31508;?#20570;了个糊?#25239;懟?br />
    更何况,弄清楚这群意大利?#35828;?#24213;细之后,也可以搞清楚伯爵的下一步部署,至少可以做到有备无患。

    至于代价接近一个女人能付出什么代价呢?顶多也?#36824;?#23601;是

    为了不让夏洛特继续深究这个问题,他转开了话题,“那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我劝你还是眷撤离吧,伯爵不是个好对付的人。”

    “我心里都有数,现在还没咏离开的时候。”夏洛特低下了头来,重新拿起了扫帚,碰了一下夏尔的腿,“好吧,你先走吧,少爷,我要打扫这里了”

    “好吧”?#28909;?#22799;洛特一定要坚持,那么夏尔也只能无奈地默认了。

    他离开了这间休息室,然后经过走廊,重新回到了宅圳辉煌的大厅当?#23567;?br />
    此时,在大厅当中已经汇聚了不少人,维尔福监察官夫妇和唐格拉尔男爵夫妇都在各自的朋友们身边?#24863;?#39118;生,而他的妹妹正在角落的茶几边休息,似乎因为紧张不安而?#34892;?#38754;色苍?#20303;?br />
    在夏尔现身的第一个瞬间,芙兰的视线马上就?#35835;?#36807;来,夏尔对妹?#20040;?#20102;一个让她安心的视线,然后视线在大厅当中继续?#24050;?#30528;。

    夏洛特刻薄地讥讽了一番的那个女子,现在到?#33258;?#21738;儿呢?

    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难题——怎么在一大?#21387;?#22919;和闺?#24853;?#20013;找出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人。

    见鬼,倒是忘了跟夏洛特问下她长什么样了!

    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他决定先找个认识的伯爵身边人打探一下情况,于是很快,他就找到了正在人群当帜?#26165;?#30340;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子爵。

    这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意大利贵族青年,此时正穿着精致的服装,和旁边的?#24515;?#22899;女们高声?#24863;?#30528;,似乎春风得意的样子。

    这些天来,在夏尔和阿尔贝-德-马尔塞夫的帮助下,他已经在社交界打出了名头,依靠着基督山伯爵?#25163;?#30340;金钱,他花钱十分大?#21073;?#20877;加上他?#24895;?#25935;感很善于讨好别人,所以倒也认?#35835;瞬?#23569;朋友,初步建立了自己的地位。

    他经炒基督山伯爵这里,那?#20174;?#35813;就知道一些情况——带着这样的想法,夏尔快步地向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凑了过去。

    ?#36824;?#24456;快,他的脚步就停下了。

    因为他已经看清了,在安德烈的旁边,赫然站着一个巧刑然的女子。

    她的个?#20961;?#39640;,但是身材不错,穿着一身缀着华贵装饰的?#20185;?#34028;松裙子,手上戴着?#20185;?#19997;绸手套,?#26131;?#33394;的长发?#24908;?#21040;了脑后,耳朵上还戴着宝石耳环,整个人都被珠光宝气所掩盖着。

    她笑容很真切,显然真的很沉?#26434;?#36825;种社交界的大场面当中,而且她顾盼之间眼波流转,无意识地弥漫出动?#35828;?#39118;情,露出几?#30563;?#30333;发亮的牙齿,哪怕隔了一段距离,夏尔也能够感受到那种让?#34892;?#26412;能附激动的因素。

    只有那种习惯于在男人面前撒娇的女子,才会有这种搔?#30528;说?#25165;情吧。

    虽然衣着华贵,但是很明显她不是那?#32622;?#38376;闺秀——名门贵族的家教太严了,所以哪怕天性放荡的女子,表面上也?#19981;?#35013;成圣女,夏尔在宫?#25032;?#26159;见惯了这种女子所以他更加确定她不是。

    “是一个趾高气扬的风骚谢砸,长得挺漂亮,她刻意想要在我们面前显得出身高贵,但是很明显我一眼能看出来,她没有接受过任何像样的教育,举止粗鲁说话也没有礼貌,?#19981;?#28843;耀,也?#19981;度我饈够?#25105;们”

    夏尔很快就回想起了仅仅一刻钟之前夏洛特跟他说过的?#21834;?br />
    一开始夏尔以为这其中有夏洛特个人情绪的存在,所以才说得这么刻薄,毕竟同为女人,评论起来的时候总会有一点添油加醋的成分。

    但是现在看来,几乎却是如?#35828;?#36148;?#23567;?br />
    喂,夏洛特,你什么时候这么具有文学天赋了!

    哪怕仅仅只看了一眼,夏尔就完全明白了夏洛特的描述有多么贴?#23567;?br />
    不用再去找了,也不需要再问什么了,毫无疑问,她就肯定是那个意大利过来的女人。

    “嗨,安德烈!”他的脚比脑子更快,直接就向安德烈跨步过去,“老?#24092;?#20160;么时候找上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啦!”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