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非和平崛起 > 正文
    “1920年12月16日,大约是晚上8点钟,在中国某些城市?#32422;?#21644;它邻近的国家,观测到一些异常现象?#33618;?#35828;成都、大名、上海和海防相距很近,要知道从成都到大名大约1200公里,而从海防到上海大约1900公里。可是,在上述时刻,在成都法兰西领事馆,在大名的耶稣教徒传教团,在上海的英国领事馆和在海防的天文台内,所有钟表立刻停摆。在这些城市和所有其他许多居民点,坐在饭桌旁的人们忽然看见,吊灯开?#21450;?#21160;起来,后来还知道其他一些情况。在大名以北的板夏,三个闲谈的传教士忽然感觉到恶心欲呕,他们觉得地板就像船舶上的甲板一样开?#23478;?#25670;起来,在距中国海1250公里远的一个地方,走向市场的主妇们突然觉得晕船,?#26412;?#21644;天津的居民也有同样感觉”这是海原地震发生后,白俄的一位佚名作家撰写的西方忽视?#35828;?#28798;难?#30446;凡?#20998;。

    诚如郭增建研究员所言,整个世界几乎都感受到?#35828;?#38663;的影响。有一艘从上忽发驶向香港的英国p&o公司的“devanha”号客轮行至汕头外海时感觉到像地震一样强烈震动。“船长以为可能是船撞在了淹没的漂流物上,但等船靠了香港码头以后,他一检查船的外壳,很惊奇地发现,整个船壳都完好无损,这才想到了可能是地震引起的震动。”和千里之外虚惊一场的插曲不同,蹿地震?#34892;?#30340;人们此时正经历生离死别的残酷考验。

    这年12月初,一位英国女传教士金乐婷,准备途经甘肃,前往新疆。谁知,她却在兰州和这场大地震不期而遇。这位女传教士忠实地记录她的经历,有地震中的感受,有地震后的目击,也见证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全面动员的抢险救?#27490;?#31243;,成为一份不可多得的珍贵历史见证。

    “地震瞬息而至,街巷如遇海啸,似是逃过一劫。随之,人们的震惊被恐惧所取代。这是遭遇地震后金乐婷的第一芋。她们首先感觉到头顶上一阵阵沉重的如同重载马车驰过的声音,似乎又是空中架起的轨道上,火车隆馒过的声音。这些声音让人极其难受。

    声音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地动。先感觉到地板在晃动。这时,父母们本能地冲向了孩子。瞬间,房子就晃动了,人在屋里根本到不了门口。?#28982;?#21160;?#26197;?#20572;息,她们?#25490;?#21040;院子里。又见到了另外一种景象:兰州的街巷如同遭遇了海啸,树木在咔嚓声中折断,围墙在轰隆声中倒塌,房梁发出吱呀呀的声响。

    面对巨大灾难,她们?#33618;?#31449;在泻中间默默地等待着』知过了多长时间,地震才渐渐平复,最可怕的时候算是结束了。此时,是12月16日,正是天寒地冻之时,寒冷难?#20572;?#22905;们又进屋了。所幸,这个夜晚很少感觉到余震。随后她们看到,黄河北的白塔山的山坡上,地震带来的灾害更为?#29616;亍?#19968;些?#25945;?#28369;坡陷入了山脚的歇流,山间的寺庙变成了?#38386;妗?#22905;觉得,地震虽然给兰州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同兰州东、北的许多地方相比,似乎逃过了一劫。

    人们被动员起来自发救灾。金乐婷?#29287;?#19968;位朋友巴瑞医生去了静宁救灾。一路上看到的情形,让他触目惊心。?#25945;?#28369;坡了,埋没了一英里长的路,二十多条溪流被堵塞。到了第二年春天,她又接到从兰州来的信说,地震灾区?#34892;?#22576;塞湖的水深?#21364;?00米,而且每天都在涨,静宁附近的一个地方,1000多位村民已经被迫离开了?#20197;啊?br />
    去地震灾区的朋友传来消息说,余震随时都在发生,?#34892;?#20154;家因为房屋无法承受多次震动而倒塌,结果大震没有死亡,?#20174;?#25968;百人死于余震。山区的民众死亡很多,以至于村庄中弥漫着一种空寂的感觉。

    据后来调查,这场地震中,重灾区的居民多以窑洞为家,因窑洞倒塌而造成的伤亡非常大。对兰州以外地震所造成的破坏,金乐婷更多是从朋友那里获知的消息。朋友还给她讲了一件事情。什么事情呢?一家三口?#35828;?#20256;奇经历。

    地震极震区的民众多缺乏科学常识,他们对地震最直观的认识就是“山走了”。实际上,这是指地震发生后,造成的大滑?#38534;?#22312;极震区的一个溪谷中,仅仅大?#31361;?#22369;就发生了7串多。在这里,仅有三个人和?#25945;?#29399;活了下来,其他一切都被滑坡所埋葬。一位农民和他?#29287;?#20010;儿子,先是被滑坡的泥石流带动走了半英里远,结果泥石流遇到了?#25945;?#27969;向不同的河流。河流冲击泥石流,他们又被河流带着走了一大截路。这段奇特的经历,把三位农民?#21589;?#20102;,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在巨大天灾面前,静宁县知事周廷元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地震不久,他就下令当地警察和预备役士兵冲入民居,将人们带离危房。在整个县城成为?#38386;?#30340;情况下,带人救出了1100名伤员,为3000多灾民提供赈灾。

    相比周廷元的所作所为,更让金乐婷他们吃惊的事情是发生在12月18日中午的事情。正在他们餐前祷告,拿起刀叉准备享用今天的第一顿食物的时候,周围突然变得嘈杂起来,似乎有很多的中国人在大声的召唤,?#36824;?#19981;太懂?#27827;?#30340;金乐婷他们并?#33618;?#39532;上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36824;?#36825;两天的经验让她明白并非余震来袭。

    “神父、金修女,快来看啊。”教堂收养的一个中国男孩陈虔诚敲门的同时大声的?#27899;簟?#26159;元首,元首他真的来兰州了,就在机厨城的路上。”

    金乐婷和鲍比牧师站起身,跟着陈虔诚一起出门上街,果然在街道?#35762;?#24050;经有很多的中国人聚集在一起,大家都在谈论着,说大元首阁下今天上午已经抵达兰州机场,现在正在进城,他是来亲自带领国防军和老百姓抢险救灾的。鲍比和金乐婷都觉得这?#34892;?#19981;可?#23478;椋?#23601;算是英国和美国也没有国家元首放下国务,亲自前往灾区的先例,何?#31267;?#20010;挂着民主牌子却近乎?#21862;?#32479;治的帝国。

    ?#36824;?#24456;快他们就知道,传言是真实的,因为他们很快就看到了一个车队进城了。在先导车后面的一辆军用越野车上,吴宸轩头戴钢盔,穿着一身国防军的作训服,没有佩戴任何的军衔和勋章,就站在车厢里,正扶着?#29238;耍?#21521;周围的老百姓挥?#31181;?#24847;。人群随?#21589;?#32531;而行?#26576;刀?#26469;到了一个空旷?#26576;?#22320;上,那是兰州府衙的门前,?#36824;?#24448;日的官市的草棚子都已经成了?#38386;媯?#20498;是能撑下这么多的百姓。

    “同胞们,乡亲们,帝国的公民们,在灾害面前,最重要的是镇定、信心、勇气和强有力的指挥。我相信在帝国政府和军队的坚强领导下,广大军民团结一致,众志成城,我们是一定能够战胜这池别重大的地震灾害。我来这里不?#20146;?#20026;国家元首来视察灾情,我?#20146;?#20026;一个帝国的普通公职人员来净份应尽的义务。我们还有这么多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被压在土坯房下、?#28872;?#27934;里,每分每秒他们都在和阎王爷打照面,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如果?#33618;?#23613;全力的去挽?#20154;?#20204;,那是要对不起良心的。我作为一个官员、?#24187;?#20891;人、孩子的父亲、妻子的丈夫,一个帝国的普通公民,请求大家,和我一起抗击天灾,挽救生命!”

    金乐婷修女听着鲍比神父的翻译,心情也是无比的激荡,她?#28216;?#35265;过一位国家首脑?#23835;绱说?#20851;心?#25758;?#30340;百姓,也?#28216;?#35265;过一位统治者会与他?#26576;?#27665;同悲共喜,这一刻她认为这位吴宸轩元首一定是天使下降尘世,他的脑袋上一定有?#32422;?#30475;不见的圣光。

    “当那位元首把?#24052;?#25918;下,卷起袖子和一?#33618;?#36731;的酗子一起分开人群走向一条已经成为?#38386;?#30340;酗,刚刚激动的泪流满面,甚至已经跪在地上叩拜的老百姓都?#24187;?#30333;这位大人物要做什么?#36824;?#24403;元首在几位军?#35828;?#25351;引下来到一座可能掩埋着一家布匹店老板的?#38386;?#21069;,当他和那个酗子在一群军人中间一起扛起一根房?#28023;?#25772;动?#38386;?#30340;房顶的时候,人?#24573;?#26102;间变得寂静无声,我几乎可以听到那群军人和那位元首的因为用力而变得粗重的呼吸』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24052;?#23681;!”,紧接着人群像是洪水一般的以那一群军人为圆心的展开,每一个人都在尽力的寻找可能?#34892;?#23384;者的?#38386;媯?#20182;们用手中的一切撬动着,挖掘着,似乎刚刚的绝望和疲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身边一位似乎超过七十岁的老人,拖着带着暗红色血迹的腿,用他的?#29031;?#19968;点一点的插着身边的?#38386;媯?#19968;位不超过7岁的孝子,穿着破烂的棉絮跟在大?#35828;?#36523;后,搬动着沉重的土坯。当时我和鲍比神父也加入了其中,在这一刻,没有人在乎我们的洋鬼子身份,甚至一些带着白帽子的异教徒也会友善的和我们一起翻找,每当一个还有生命迹象的人被从?#38386;?#37324;抬出来就会引起一阵万岁的呼酣,我第一次发现这些中国人居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强悍的精力,而我?#32422;?#20063;忘记了仆和惊恐,除了?#28909;耍?#20877;也没有任何别的想法,我的心中唯一的执念就是找到救出一个活着的生命,在那一刻我终于找到了上帝给我的人生启示,这也让我终生受益。”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31095;?#30446;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