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武帝 > 正文
    内容简介;

    十年生死关,神魔剑胎成。

    我之剑道,斩生死,斩轮回,斩苍天,斩造化!

    ?#25991;?#26469;历惊天,?#25991;?#32477;世芳华,?#25991;?#26080;敌天下,我自一津压!

    死,不是对你的折磨,活着才是。

    PS:真正的剑道无敌文)

    第1章神魔剑胎

    大雪纷飞,寒风如剑。

    冰封大地千层雪,剑噬苍生万道魂。

    不死冰宫,千悬峰峰顶。

    苏沐凡背负双手,身形?#25163;保?#22914;一柄孤傲的剑,静静的伫立在峰顶上。

    他目光凝视着前方的虚空。

    虚空中,雷霆轰鸣,紫电肆虐。

    雷电之中,一柄?#20185;?#30340;长剑,如苍古游龙,翱翔于其?#23567;?br />
    “神魔剑胎,终于大成。”

    “十年了,青凌,很快,很快,我们兄弟就可以相聚了!”

    苏沐凡枯而冷酷的脸上,显出一抹悲恸之色。

    “酱。”

    苏沐凡轻呼。

    “嗡——”

    ?#20185;?#38271;剑清啸一声,如紫电飞出,刹那之间出现在了苏沐凡的身前。

    剑,名为‘绝影’。

    它,见证了十年前那场背叛,那场生离与死别。

    十年前,不死冰宫遗迹。

    “凡哥,不死冰宫的入口,终于开启了!等我们获取了剑神的传承,凝聚出绝世的剑仙剑种、神魔剑胎,就可以扬名天下了!

    凡哥,那时候,我们也要创建一方势力,再不用看别人的?#25104;?#20877;也不会受到羞辱了!”

    方青凌打开了不死冰宫的核心入口,激动之极,双手抓着苏沐凡的肩膀,用力的椅。

    他枯而稚嫩的脸上通红一片,椅着苏沐凡的同时,他的眼中,两行泪水忍不?#20107;洹?br />
    相依为命的兄弟两人,终于看到了出头的希望。

    方青凌说着,又立刻无比激动的拿出传讯玉符,传讯给了他的道侣林浅儿、以?#20658;?#27973;儿的弟弟林瞿。

    ?#19978;В?#20182;和方青凌没尤到林浅儿姐弟到来,就被天池古地的长老?#21069;?#22260;了。

    面对天池古地来势汹汹的绝世强者,方青凌依靠对于不死冰宫的绝世古阵的深入研究,忽然出手,将他直接封禁了起来,并?#27973;?#26524;断的关闭了不死冰宫的入口。

    而在那屏蔽天机的隐匿阵法之中,苏沐凡亲眼看?#21073;?#26041;青凌被天池古地的?#24187;?#38271;老一掌拍证田,一身实力?#32972;?#34987;废掉了。

    那时候,他睚眦欲裂,疯狂的冲击古阵,想要冲出去,和那名长老拼命。

    可,不死冰宫的古阵十分强大,他在这样的阵法之中,毫无挣扎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青凌被天池古地的长老剥皮抽筋,凌辱折磨。

    但,方青凌没有屈服,没有打开不死冰宫,更没有出卖他。

    方青凌被带走的时候,死寂的双眼里,显化出了一缕特殊的含义——那种眼神,让陷入疯狂而歇斯底里的苏沐凡立刻清醒了几分。

    “凡哥,你一直是在暗?#34892;?#21160;,还没有暴露,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青凌不能与你一起开宗立派了,下一辈子咱们,还是好兄弟”

    “凡哥,要?#37027;?#20799;和她弟弟林瞿”

    方青凌眼帜那最后一缕神采,很快黯淡了下去。

    但,那一道蕴含着特殊含义的眼神,却深深的镌刻在了苏沐凡的灵魂之中,?#20004;?#38590;忘。

    “少主。”

    一道白色的流光飞射而来,化作?#24187;?#30333;衣剑服青年。

    他黑发如瀑,剑眉星目,枯超凡。

    他名‘白斩丘’,人称‘天剑圣子’,一手剑术出神入化,同辈之中,少?#24515;?#19982;之撄锋者。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如何了?”

    苏沐凡淡淡的扫了白斩丘一眼。

    白斩丘?#25104;?#19968;白,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涔涔冷汗。

    “少主,斩丘已经查明。十年前,那羞辱折磨方方青凌少主的长?#24076;?#21517;为‘元英悟’,为天池古地的传功长?#24076;?#22914;今已经为‘供奉级’长老。”

    “十年前,天池古地之所以能知晓不死冰宫遗荐世的消息,是因为方青凌少主的道侣林浅儿的出卖。”

    “也因此,林浅儿加入了天池古地,成了其帜精英弟子。如今十年过去,林浅儿,已经成了真传弟子,成了‘天池八仙子’之帜一员。”

    “方青凌少主?#31508;?#34987;抓回天池古地后,就识?#23631;肆?#27973;儿嘴脸,也因此,彻底的心灰意冷,万念俱灰。”

    “他的血脉被截取,炼制成了气血丹;他的道胎原本被打碎,却莫名恢复了不少,引起了重视,因此被挖了出来,被炼制成了‘魔情剑种’,种在?#32902;?#27973;儿的弟弟林瞿的体内。

    如今十年过去,林瞿,也成为了天池古地的真传弟子,剑种已经形成剑胎。”

    “至于方方青凌少主他他十年前,就已经彻底的死了。”

    “他死后,他、他的人头被、被挂在天池古地的山门整整一年。”

    “斩丘查明,天池古地这么做,是为了试探其有没有同伙知?#21862;?#27515;冰宫的消息,准备一网打尽。”

    “这一年中,前三个月,陆续有三十七人前去,想要帮他收尸,却全部被杀。后面九个月,再无人问津。”

    “一年后,方青凌少主的人头,被挫骨扬灰。”

    “方青凌少主的徒弟烈?#21073;?#25918;话他和方青凌少主,只是泛泛之交。还说,他错看了方青凌少主这种小人,说方青凌少主乃是死有余辜”

    白斩丘慢慢讲述,声音,越来越低,甚至?#34892;?#39076;栗。

    苏沐凡默默听完,握坐影神剑的手上,青筋鼓出。

    ?#20658;?#27973;儿,林瞿,天池古地。”

    苏沐凡的身体?#34892;?#39076;抖。

    两行血泪,自他的眼中淌出。

    “少少主,斩丘请求出?#21073;?#23648;眷池古地满门!为方青凌少主雪恨!”

    白斩丘躬身行礼,义愤填膺,杀意凛然。

    “我,已经不再被不死冰宫限制了。”

    苏沐凡的语气很轻,但,白斩丘闻言,却浑身一震,满脸震?#22330;?#24778;骇之色。

    “少主,以您的实力,一剑,足以让这?#20505;?#34433;灰飞烟灭I,如此岂不是便?#32902;?#20182;们?斩丘愿为少主出手,虐杀他们,以免这些蝼蚁污秽了少主您的神剑。”

    白斩丘更加恭敬了。

    “不必了,这件事,我会亲自出手`凌遭受过的所有痛苦,我?#23835;?#20182;们全部饱尝无数遍!

    死?不,死对于他们而言,是最幸福的事情!”

    苏沐凡开口。

    他的声音很轻,却,蕴含着一种令人灵魂都为之恐惧的意志!

    白斩丘的心猛的一颤,额头上的冷汗更密集了。

    “少主,那,那斩丘送您去天池古地,少主您在‘九龙?#37233;?#19978;好好休息。”

    白斩丘说话之间,眉心道元凝聚,陡然之间,一座古老的飞舟自其眉心飞出。

    九条远古巨龙虚影,立刻于虚空投影,每只,足有十米大小,如遮天蔽日。

    如仙宫般的?#37233;?#39039;时开启一道氤氲仙门。

    苏沐凡看了一眼?#37233;?#28129;淡道:“?#37233;?#28860;制差了三分火候,下次用点心!”

    白斩丘闻言,枯的脸上显出了惭愧与自责之色。

    但,他没有解释。

    在苏沐凡面前,没做好就是没做好,任何借口,都是无能的表现。

    天池古地。

    今天,是天池古地的祭天仪?#21073;?#26159;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祭拜苍天,觉醒天?#24120;形?#31062;道意?#23613;?br />
    今天,也是林浅儿即将成为天池古地第一真传的日子。

    天池古地今天很热闹,落英城的四方古地,都有强者携带天骄男女弟子前来观礼。

    天池古地山门,修士密集,热闹非凡。

    “请出示祭天谕令。”

    山门前,苏沐凡被守山弟子拦住。

    苏沐凡抬手,手心什么都没有,但,那两名守山的弟子,却立刻恭敬的行礼,似乎看到了很?#28052;?#30340;祭天谕令一般。

    “站住没有祭天谕令,你想混进去?看你人模狗样,没想?#21073;?#21364;是这种骗子!”

    这时候,刚踏入山门的苏沐凡,被一道冰冷的?#27973;?#22768;止住了前心步伐。

    两名守山弟子一愣,眼神复归清醒。

    两人立刻显出了极为凝重、愤怒之色。

    “站住再出示一下你的祭天谕令给我?#24378;?#30475;!若是没有,只能在山门之外观礼!”

    “什么玩意,我们天池古地,也是你这?#20013;?#40060;能混进来的吗?”

    两名守山弟子?#27973;?#30340;同时,?#25104;?#31435;刻难看了起来。

    “你们退下。”

    之前戳穿苏沐凡的浅绿色纱裙灵秀女子云?#24050;?#33714;步轻移,妖娆的走了过来。

    “是,云仙子。”

    两名守山弟子立刻如色与魂授,迷糊着、眼巴巴的看着这女子,恭敬的说道。

    “想进去吗?姐姐可以带你进去哟这副皮囊不错,?#34892;?#36259;加入我们阴阳古地么?”

    云?#24050;?#33080;上显出一抹妩媚之色,主动靠近了苏沐凡。

    她被苏沐凡身上隐约蕴含着的阳?#25484;?#34880;气息所吸引,内心躁动,情难自禁,难以把持。

    而一个进入天池古地却连‘祭天谕令’都没幽修士,来历自然不会多么惊人!

    “滚!”

    苏沐凡很冷的回应了一句。

    “嗯?”

    云?#35010;?#19968;怔,随即俏脸立刻冰冷了起来。

    “小弟弟,你是在与我这么说话么?你可知道,我是谁?!”

    云?#35010;?#21521;前踏出一?#21073;?#36523;体差点儿要压到苏沐凡的胸膛。

    她一身阴柔妩媚的气息逸散而出的同时,却又以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23588;?#33258;身,呈现出一?#27490;?#20658;、清高之意。

    “想活得舒服一些的话,就收敛一点,这世界,很大。”

    苏沐凡双眼一凝,顿时,如有一只无形的手,?#24067;?#25488;住了云?#24050;?#27905;白如玉的脖子。

    ?#32753;?#22163;——”

    云?#24050;?#38634;白的?#26412;保?#21457;出了如骨头碎裂般的声音。

    苏沐凡并没有施展什么力量,但,却也足以捏爆云?#24050;?#30340;脖子。

    云?#24050;?#27985;身冰冷,一身实力,竟是?#22836;?#19981;出半点来。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天池古地应该‘开开心心’的,别闹出什么不愉快,对吗?”

    苏沐凡又开口道。

    “是是。”

    云?#24050;嗔成?#29022;白,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冷汗密集。

    她还以为此人仅仅只是个稚嫩的少年,可以被她吸引、被她?#21049;?#25481;第一次的元阳之力。

    却不想,此人的实力,怕是已经不?#20154;?#24046;多少。

    她,轻敌了!

    被对方抓会,偷袭了!

    “我也认为是,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活着,最好了。死,毕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苏沐凡点?#35828;?#22836;,随即收回了目光。

    =======

    详情,请搜索残剑新书我的神魔剑胎,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万分?#34892;粇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任选码走势图 快3个月金毛怎么长肉 新疆时时彩开奖 排列五走势图彩宝贝1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高清 极速飞艇前6码 江苏7位数彩票开奖 幸运农场20190204017 幸运武林中奖规则 香港六合彩惠泽龙 足球投注技巧论坛 法甲欧冠名额 极速快3玩法绝招 dq8赌场兑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