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我欲封天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44章 金光大教!(第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头内?#30446;?#28073;,但如今为了活命,只能脸上露出心甘情愿的样子,乖乖的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小罐。

    这小罐只有拳头大小,上面有一些凶,被取出后,有风吹过,从这些凶内立刻传出呜咽的声音,这些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甚至在孟浩看去,这小罐也是极为平凡,灵识中也没有看出什么奇异。

    若是这大头修士?#24187;?#28009;灭杀,取了其储物袋,就算是孟浩亲手将这小罐拿在手中,也有很大?#30446;?#33021;会将其看成某种乐器?#28216;錚换?#22826;过在意而是忽略。

    似生怕此物引起孟浩的误会,大头修士赶紧咬破左手食指,快速的在这小罐上数十个凶中的九处,按照一定的顺序,一一涂抹。

    如同是某?#32622;?#28009;未知的锁,此刻被大头打开的一刹,立刻这小罐上顿时爆发出了黑色的光芒,四周如今明明没有风,可偏偏这小罐内却还是有奇异的呜?#25163;?#38899;传出。

    与此同时,更有阵阵符文刹那间在这小罐上钢出来,环绕在四周游走,一股阴冷的气息,一瞬从这小罐?#20384;?#25955;开来。

    孟浩深吸口气,望着小罐,右手抬起一指,立刻这黑色的罐子?#19978;?#23391;浩,落在了孟浩的掌心内,被他仔细凝望。

    渐渐地,孟浩?#34892;?#21160;容,他发现这一刻的小罐,其上的?#20999;?#31526;文,仿佛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正在凄厉嘶吼的魂,而凝望后,隐隐似有种传承之?#23567;?#38050;自己的心神?#23567;?br/>
    “这是早年时我无意中于一处遗迹内找到的宝物。这宝物当初是在一具有着?#35828;?#36523;体。可头顶?#20174;?#20004;只独角的妖修身上?#21561;劍?#36824;有一枚存在裂缝的玉简,玉简我看了一次,就自行的碎灭了。

    玉简上记录了开启这阴风罐的方法,言明那妖修自身来自一个什么第四山的地方,临死前,留下传?#23567;!?#22823;头修士心谨慎?#30446;?#21475;,不敢有丝毫的隐秘。也生怕孟浩不信。

    若这大头修士没有说第四山,孟浩或许还真?#34892;?#36831;疑,可听到第四山这三个字后,他双目微不可察的一闪。

    九山海之事,不是寻常修士可以知晓,在孟浩分析,如今这片大地上,能知道九山海事情的,绝对是极为稀少。

    他不动声色,将这小罐收起后。看了眼大头修士。

    大头修士立?#25506;?#24352;起来,连忙低声开口。

    “道友。三大宗的藏斌,若是拖的时间长了,奇物宗有我在好说,可其他两个宗门,知晓了老祖死亡,怕是门下弟子会瓜?#33267;?#25996;,您看我们是不是快点过去?”大头说完,带着忐忑看向孟浩。

    此刻在二?#35828;?#36523;后,数百道长虹呼啸而来,?#23545;?#19968;看气势惊人,随着临近,使得大头更为紧张。

    ?#26434;?#23391;浩这里,他算是彻底的畏惧到了极致,此刻的忐忑,发自肺腑,甚至若有疡的机会,他当初绝对?#25442;?#21435;招惹眼前这个煞星丝毫。

    即便是招惹了,他也一定?#25442;?#21435;破开对方的阵法,甚至说不定为了秉,还会立刻出手倒戈当初的另外两大宗的老祖。

    这种?#20013;乃迹?#27492;刻孟浩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清晰感受,略一沉吟,孟浩点?#35828;?#22836;。

    大头这才心底松了口气,但很快就又着急起来,他这一次是真的担心其他两大宗被提前瓜分,不多时,二?#22070;?#20316;长虹,直奔东洛城而去。

    数日后,东洛城外,一座白色的雪山,散发出黄色的光芒,这光芒笼?#33267;?#25972;个山头,?#23545;?#19968;看,山内的雪,山外的光,使得?#23376;?#40644;之间交错,乍一看很美妙,可仔细看了后,?#21482;?#35273;得不太协调。

    在这山外,孟浩站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出手,出手的是大头以及那归顺了孟浩的原墨山九修之一的光头大?#28023;?#38500;了他们,再就是那数百个跟随孟浩一?#36820;?#20462;士,铺天盖地,轰鸣之声惊动八方。

    大头极为卖力,眼睛都红了,恨不能立刻破开这光幕,其旁的光头大汉也是如此,?#26434;?#23391;浩这里的畏惧,化作了他心底想要立功的念头,二人在不同的方向,如要竞争般,不断地展开各种手段。

    区区一个大宗,在这二?#35828;?#21334;廉下,在那数百修士的围攻中,只坚?#33267;?#32422;莫一炷香的时间,就轰然崩垃光幕成为了黄色的碎片,刹那间支离破碎后,露出了其内白色的雪山。

    根本就不需要再杀戮了,在光幕破碎的刹那,这三大宗之一的汉水宗,其内约莫近百修士,全部疡了归顺。

    恭恭敬敬的送出了宗门的积蓄与斌后,孟浩的?#28216;?#21457;展到了近六百人,又去了另一个宗门。

    这一次轰开的速度更快,但?#20174;?#21040;了反抗,那是一个身上有三个图腾的中年男子,这男子身体高大一些,出手时身体外有山河幻化,更有毒蛟翻滚嘶吼,在其他人疡归顺时,他暴然出手,灭杀了几个带头提出归顺意见的弟子后,试图逃出。

    可就在他逃出封锁的一瞬,孟浩眼睛寒芒一闪,身子一步迈去,直接就出现在了这中年男子的面前,右手抬起轻轻一拳。

    轰鸣之声刹那惊天,那中年男子喷出一大口鲜血,眼中露出怨毒,可还没等他继续展开什么术法,孟浩的右手再?#25105;?#25331;,没有将此人粉碎,而是控制了修为,将其震的昏死过去。

    而最后的奇物宗,最为顺利,有大头在,这奇物宗根本就没有打开防护,而是宗内一百多人,齐齐迎出,恭迎孟浩到来。

    奇物宗的山门,修建在一处盆地内,四周有山?#21482;?#32469;,很是幽雅,自成体?#25285;?#23391;浩看了后,便暂?#26412;?#23447;了这里。

    数日后,鹦鹉与皮冻都陆续?#25307;眩?#24403;?#21561;?#36825;里一下子有了七八百人后,鹦鹉顿时兴奋了,拍打着翅膀,尖锐的嘶吼中,开始了在这盆地内,对这七八百修士的训练。

    至于皮?#24120;?#21017;是?#35010;?#27915;的随意趴在任?#25105;?#20010;他看的顺眼之?#35828;?#22836;顶,不时轻蔑,连连讥讽。

    孟浩也询问过它们两个关于晴?#31456;?#38647;的事情,可?#30475;?#20182;刚一开口,鹦鹉与皮冻都会顾左顾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孟浩。

    直至孟浩对鹦鹉发激之后,觉得尊严受到了?#29616;?#25361;战的鹦鹉,这才失口说出了让孟浩面色难看的话语。

    “这算什么,五爷拖延了天劫,可总会有一兴下来不是,反正又劈不死,最多时而有闪电落下罢了。”

    说完,鹦鹉就拍打着翅膀,能多快?#25237;?#24555;的赶紧离开。

    只留下这奇物宗原本属于大?#36820;謀展?#23494;室内,皱起眉?#36820;?#23391;浩。

    时间一晃,就?#21069;?#20010;月过去,这半个月来,金光老祖的名号彻底在这一片墨土的区域内崛起,尽管还没有传开太远,可附近八方的修士,几乎人人都知金光老祖这个称呼。

    传说中,金光老祖喜杀修士,以道台下酒,生?#25506;?#20025;,无恶不作,凶残至极,这种种称呼,越传越是夸张,到了最后,几乎是让这四周之人,到了谈之色变的程?#21462;?br/>
    一代凶修金光老祖,直接奠定了在附近八方的牢固地位。

    使得人人自维尤其是在十天前,九城联盟剩下的八个修真家族,又有一个,被墨土宫突然发动的袭击,彻底灭杀,整个城池一夜之间?#23383;?#21518;,墨土宫向整个墨土,发出了通令。

    宣告墨土之人,从今以后,墨土宫是唯一的势力,更是对九?#22235;?#30340;其他七个家族,发起了绝杀之意。

    大战,真正开启!

    随之大乱,也将出现,人人自危时,孟浩这里的势力,顿时成为了一个避风港,吸引了四周越来越多的修士加入,其中结丹境的也有一些。

    这些事情,都?#21069;?#20010;月发生的,而东洛城内,几乎快要空了,东洛家族的目光,也渐渐放在了孟浩这里的近千人上,虎视眈眈。

    又过去了数日,金光教这个称呼,随之传开,成为了东洛城附近,除了东洛家族外,最强大的势力!

    于这战争中,孟浩的势力已发展到了近千人,越发庞大的同时,算是彻底的站稳了脚跟!

    而这些事情,孟浩所知不多,几乎都是鹦鹉与皮冻的主张,它们两个似乎?#26434;?#25307;揽修士有极大的乐趣,皮冻是觉得一次?#36828;?#21270;一千人,对自己来说将是一次前所?#20174;?#30340;人生经历,足以让它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以此为豪。

    至于鹦鹉那里,显然是听着一千人同时高呼信五爷,得永生的声音,会让它全身杂毛都舒展开来,极为享受。

    早就忘了这半个月,几乎每隔几天都会突然落下轰在孟?#31080;展?#20043;处的闪电落雷——

    今日爆发,耳根知道这个月求票?#34892;?#32321;了,可我没有办法,这是坚持不刷票的代价。

    从封天开书以来,堂堂正正,我还会坚持,我不信,不刷票,不能得第一!!(未完待续)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
安徽25选5开奖号码 vr网球4 二肖中特期期公开免费 辛运28开奖正负 湖北11选5前三直中大奖 体彩6+1开奖结果 时时彩开奖网闸 云南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35选7今天的开奖结果 管家波中码网赛马会官网 7星彩跨度走势图 篮球比赛海报 重庆时时彩计划中心 香港六合彩图 足彩半全场怎么买